黑夜

在那無垠的夜空下,

我站立在那冰冷的大地上,

面朝著澎湃的大海和大塊的岩石構成的海灘,

仰望著看不見任何星星的天空,

任憑自己被那無盡的黑暗所吞噬⋯

然而,我並無任何畏懼!

哪怕凜冽的寒風在我身邊呼嘯,

哪怕是幾道閃電在天空劃過,

哪怕是滂沱大雨在我周圍傾瀉,

哪怕是海浪洶湧地超海灘奔湧,不時地拍打著岸邊的礁岩,

這自然的聲音構成了一曲交響樂,

向我咆哮著,

似乎在勸我屈服!

我依然矗立著,

注視著天空,

任由狂風將我的滿頭青絲吹亂,

任由閃電和雷聲刺激我的視聽,

任由那傾盆大雨將我完全淋濕,

任由波濤將岩石擊碎,岩石的碎片崩到我的臉上劃出口子,溫熱的鮮血從我臉上緩緩流下,

我依然毫不畏懼,

我依然毫不退縮!

一個聲音高喊:

投降吧,

你的力量太渺小,

無法和自然抗衡!

而我,

則放聲歌唱,

那歌聲劃破蒼穹,

甚至連大地也在顫動,

我越唱越響,

絲毫不理會那所謂大自然的叫囂,

絲毫不顧我早已凌亂不堪的頭髮,

更絲毫不在意我已被閃電刺瞎的雙眼和被雷聲震聾的雙耳,

因為周圍不過是無垠的黑暗,

要那些所謂的感觀又有何用!

世界早已在我的心中,

一個充滿光與熱的世界!

臉上的傷口越來越深,

鮮血越流越多,

但這依然沒有削減任何我的決心和勇氣!

我的鮮血逐漸流乾了,

而我的身軀並沒有因此倒下,

依然矗立在那黑暗的天地之間!

一道閃電劈了過來,

點燃了我那已流乾了血液的軀體,

頓時,

我化作一團火焰,

我要用這火焰散發出光和熱,

照亮這個黑暗無比世界,

哪怕只有幾秒鐘!

並在這火焰中,

涅槃,

重生!

 

本詩搬運自本人Facebook

為甚麼,我要和別人一樣?

為甚麼,我要和別人一樣?

為甚麼,我就一定非要在2013年8月7日至11日去香港,出席所謂的維基「國際」年會?

可以說,我入境香港的次數並不比某些人少;

可以說,我在香港走過的路,比某些人吃過的飯都要多;

可以說,我去過的國家,也不比別人少:美日韓港澳台,有幾個都去過?

不就是這次去不了,又有何妨?!

為甚麼,我就一定要像別的中文維基人那樣,將中文維基百科的醜態當作習以為常,去順應那些所謂的「慣例」和「潛規則」、和牠們同流合污?

可以說,我也同樣在維基上發出了自己的光芒,只是,方式不同;

可以說,我也對維基產生了一定的影響,哪怕在歷史的長河中顯得微不足道;

可以說,又有多少維基人,敢於像我一樣,在維基敢於不屈權貴,雖然貌似被管理猿整得很慘,但是從不後悔,從不遺憾!

至少我覺得這樣很好,特立獨行,以自己的姿態活著!

為甚麼,我就一定要像別的學生一樣,不間斷地從小學到大學讀完,每天生活在繁重的應試教育壓力之下,

為了所謂的「分數」累得要死要活,每天除了上課、作業、談戀愛、遊戲以外別無他事?

可以說,我雖然從國三開始,一直處於半修學狀態,但我經歷的,並不比那些所謂的「在校學生」少;

可以說,我用這些事情,走南闖北,遊歷世界,飽覽了大自然的風光和人世間的百態,有幾個能有這樣的機會和見識?

可以說,看似自己沒有所謂學校集體中的「歸屬感」,但是,像高爾基先生一樣,社會已經成了我的家!

不就是沒和別的學生一樣麼?可是我依然有著豐富的社交圈,我的朋友遍佈世界各地!

為甚麼,我就一定要像別人一樣,非要找個所謂「風險小而穩定」的工作,朝九晚五,按照所謂的模式,組建家庭、結婚生子,碌碌無為一輩子,直到死,一生僅僅是為了所謂人類社會的延續而活著?

可以說,我很看不慣國內的教育環境,到了大學無限放鬆,整天無所事事,所以選擇了出國留學;

可以說,我就是不喜歡所謂「穩定」的工作,我就是熱衷於風險大、有挑戰性的工作,因為我喜歡;

可以說,我也不習慣大多數人所謂的「性傾向」,要麼異性戀,要麼同性戀,最終無非就是兩個人在一起,要麼結婚生子,要麼終日靠所謂的性愛尋歡作樂,多麼無聊而無趣?!

不就是沒有「順應」所謂的社會麼?那樣的生活,和行尸走肉又有何不同?我不喜歡!我生來就喜歡逆其道而行之,喜歡挑戰,喜歡對抗!這樣才能迸發出火花,生活才更有激情!

為甚麼

⋯⋯

沒錯,這就是我,一個始終特立獨行的人!

始終和別人不一樣!

鷙鳥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

這個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在做著和別人一樣的事,只有那百分之一的人,過著屬於他們自己的生活,他們是那麼的與眾不同,而也就是他們,在改變著這個一成不變的世界!

或許他們像可憐的蓋伊福克斯那樣一時難以被人理解,但是最後總會被客觀的歷史所肯定,不是麼?

但是,我喜歡這樣!

這就是我!

如果不能順應世界,就讓世界來順應你!

我相信,

總有一天,

世界會因為而改變!

我會為之而努力奮鬥!

因為,我願意!

我絕不後悔!!!!!!!!!

 

本詩搬運自本人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