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做好你的現在!

無意間,在關注某core逝世的傳聞時,看到了「薛丁格貓」這個有趣的實驗,於是讓我對量子力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之後又看了很多有關和量子力學有關的資料~~於是又看到了一個叫「量子自殺」的~~

大體就是說多世界理論,我們所謂的「死」只是時空出現了分岔,我們的主觀意識是永生的,它一直隨我們在活的那個世界中。。。在其他的世界中我們已經死了,我們的親友在為我們悲傷,但我們沒有感覺得到,我們的意識只能感覺到我們活著的那個世界~~

於是我想起了自身的一件事,在國二時,我因年少輕狂,不知天高地厚,招惹了一個高中部的童鞋,他很生氣,後果很嚴重,他在放學後把我拽到小樹林里教訓了我一頓,聽別的圍觀的同學說是看到他先是用釘鞋對我猛踢,然後又用甩棍猛擊我的頭部,甩棍還打飛了。。。

但是蹊蹺的是我卻未感到任何疼痛,頭上僅僅擦破了點皮而已。。。之後就「平平安安」的回家了~~然後自己也完全沒有在意。只是那件事之後我離奇的從年級100名跳到了年級前1、2名。但是也仍沒怎麼在意,「似乎」沒發現什麼不對勁,對於被那麼猛擊後未感到疼痛這個謎也沒有去深究。

當我看到「量子自殺」後,我突然被鎮住了。。。這多年前「蹊蹺」的事情似乎又重新浮了上來,並且這件事似乎找到了一個解釋,就是:組成甩棍的是一群符合薛丁格波動方程的粒子,所以總有一個非常非常小,但確實不為0的可能性,這些粒子在那一剎那都發生了量子隧道效應,以某種方式絲毫無損地穿透了我的頭部,從而保持我不死!當然這個概率極小極小,但按照MWI,一切可能發生的都實際發生了,所以這個現象總會發生在某個世界!在「客觀」上講,我在99.99999…99%的世界中都命喪黃泉,但從我的「主觀視角」來說,我卻一直活著!

一時間,我似乎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我居然在99.999999…99%的世界中已經。。。我的親友,所有愛我的人,他們都在為我悲傷。。。那個高中的同學可能已經坐了牢!簡直太可怕了。。。可他們殊不知,我的意識還在!只是在一個他們所未知的世界罷了!

一種想要回去的念頭油然而生,感覺我似乎有必要要回去!要回去見見他們!見見原先那個世界里關心我的人,告訴他們我其實沒死!確切的說是我的意識還在!叫他們不要再為我而傷心。讓那個坐牢的倒霉的高中孩子放出來。。。

可是,轉念一想。。。哎。。。這個過程似乎是不可逆的。。。時間是單行線,即便出現分叉也如此。。。從開始分開的那一刻,就已經再也回不去了,之前的那個世界,永遠成為了過去,成為了歷史,你所要面對的,是你的主觀意識所新來到的這個世界!

如果因無法面對新的世界而自殺,也是沒用,只會導致時間的再次分叉,你的主觀意識又到了一個新的世界。。。又有一個(確切的說還是99.99999….999%的世界,針對新的分叉來說)世界中的親友為你所傷心。。。你等於又傷了許多人。既然如此,為何不去面對呢?

如果量子力學中的多世界理論成立的話,那麼我們每個人主觀意識上感覺可能都是經歷了許多「九死一生」有幸存活,而還為自己感到幸運。。。事實上呢?不知已經在多少個世界死過許多次了。。。只是主觀意識很自然的由一個世界過渡到了另一個世界罷了,所以沒有意識得到。。。但畢竟這一切已經成了定局,無法改變。我們的主觀意識就這樣不斷從一個世界躍遷到另一個世界,意識總是永生的,而「世界」才是變化的~~

因此,我們要做的只有去面對!面對現在主觀意識所在的世界!把握好你現在的每一步!不要總是在意那些你不幸死去(丟失了主觀意識)的世界,那已經是無法改變的了。。。我們要面對的是、在意的是我們現在所擁有的、所能控制的,而不是已經失去的、不可控制的!面對現在的這個世界,盡量不要再去傷害現在這個世界中的親友、愛你的人!把握好你在現在這個世界中的每一天!

這不就是人生麼?

Come on!量子,做好你的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