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了,支那!

我坐在仁川機場候機區,靜靜地等候著。再過一個小時左右,我便講踏上前往澳洲的航班,開始一段嶄新的旅程。

九小時前,當海關閘門在我身後關閉的一剎那間,我知道,我和那個國家的「緣分」,便已經盡了。從此永遠地離開了那個國家,除非她改變,或者我去改變她,否則絕不再回一次頭。

「你去韓國是轉機嗎?轉機去哪裡?美國嗎?」

「不,去澳洲,我護照上有澳洲的簽證。」

(翻動護照,找到澳洲簽證那頁)「去澳洲幹什麼?」

「留學。」

「去哪個城市?」

「Brisbane」

「你摘下眼鏡,看一下攝像頭」

(和護照照片進行比對,蓋章,同時閘門打開)

我默然走過閘門,聽到閘門在我身後關閉的聲音。

這是我第一次在出境時被盤問吧,同時,也是在那個國家的最後一次吧。

之前只在入境時被盤問過,且僅僅一次。那時在前年入境香港時,香港入境處工作人員看了看我的旅行證件,剛要蓋章,突然把章放下,問道:「你來香港做乜?」「參加SAT考試」工作人員遲疑了一下,但最終還是在我的旅行証上敲了批准停留14天的章。

除此之外,無論是出境還是入境,無論是哪個國家,即便是對入境審查比較嚴格的美國,和中國關係比較微妙的台灣,都從未問過我什麼,看完簽證後直接蓋章。

我收起護照,徑直向候機區走去,頭也沒有回。

從法律上,出了海關,便算離開了這個國家的領土。

儘管這些年,我遊歷了許多國家,但唯獨這次,拿的是單程票。

簽證時效也是最長的,三年多次出入境,留學簽。

說是留學,但誰都知道,這就是移民的pathway罷了,畢業後轉工作簽,工作幾年後僱主擔保綠卡,入籍。

D大調卡農在我的耳畔響起,我坐在KE832上,默默地感受著耳機中的旋律。

卡農是一首神奇的曲子,每個人聽,都會有不同的感悟,而這感悟,便是隨著聽著的心情而變化。

那個國家的一幕幕,隨著悠揚的旋律,猶如畫卷般展現。

音樂,其實是有顏色的。而這種顏色,卻並不是用眼睛來感受,而是用心。

各種顏色相互交織,渲染成一幅美妙的水墨畫。

記得七年前,我第一次坐飛機,同時也是第一次國際旅行。那時是被學校派往南韓友誼學校當交換生,那一年,我十四歲,上國二。而那一般航班,也是KE832。

七年後,物是人非。甚至當年和我交情不錯的交換生們的帶隊老師,也早已駕鶴西去,撒手人寰。

相同的航班,不同的時間,不同的人。

也許是巧合,也許是輪迴。

一段經歷,從開始到結束,最後又回到了原點,開始了一段新的旅程,而實際上,便又是一段新的輪迴,週而復始,生生不息!

20年前的一個下午,隨著「哇」的一聲哭聲,我呱呱墜地,來到了這個世界,在二零二醫院降生。20年後的一個上午,我在那個國家最後一次去醫院,進行出國體檢,去的也是二零二醫院。

命運,便是這樣一直在輪迴。

人類總是想著所謂的戰勝自然,可實際上,包括人類在內的宇宙間萬物,都被那最原始最隱秘的自然之力,操控著,誰也擺脫不了。

也許,這便是無極。

無極之中,在這20年的光景中,那個國家留給我的,卻大多是哀傷。

也許,我生來便不屬於那個國家。

我不知道我除了所謂「外表」,到底還有哪些那個國家的元素。

從小早飯便是吃麵包喝牛奶長大,而不是豆漿油條或者饅頭稀飯;說話做事直來直去,絲毫沒有一點所謂的「委婉」;凡事力爭上游,而不是追求所謂之「中庸之道」;骨子裡充滿了反抗精神,而不是只安於現狀過好自己的小生活就行。

也正因此,在那個國家處處碰壁。

從國小時,就因寫作文抨擊老師的錯誤行為而被停課;國中時,亦因對台灣的政局發表所謂「和主流思想不一致」的自己見解而遭受那個國家的安全部門迫害;之後又因那個國家的應試教育體制,而深受其害,壓力過大抑鬱了數年;而後又因在維基新聞撰寫揭露中國政府指揮操控反日遊行縱容打砸搶行為的新聞報導被約談,惟因在我否認且當時警方證據也不太足的情況下才得以僥倖逃脫,但險些就被拘禁可能出不來了。

也許,我生在這個國家便是一個錯誤,而無極之中,我卻偏偏要生在這裡,經歷一番苦難,最終逃離。

冥冥之中,一切都無極的安排。

渡劫,便是無極的礪煉。

唯有渡劫,才會愈發堅強,愈發剛韌。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我的劫難是否已經渡完,我不知道,也許,常人是很難真正看透無極之中的玄機的。

但是我知道,我必須一路走下去,絕不回頭,絕不對自己做過的選擇後悔!

儘管參不透冥冥之中的無極,但至少,要對得起自己!

別了,支那!

目視前方,向未來前進吧,努力吧,奮鬥吧!

 

2014.05.05 於仁川機場

量子,做好你的現在!

無意間,在關注某core逝世的傳聞時,看到了「薛丁格貓」這個有趣的實驗,於是讓我對量子力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之後又看了很多有關和量子力學有關的資料~~於是又看到了一個叫「量子自殺」的~~

大體就是說多世界理論,我們所謂的「死」只是時空出現了分岔,我們的主觀意識是永生的,它一直隨我們在活的那個世界中。。。在其他的世界中我們已經死了,我們的親友在為我們悲傷,但我們沒有感覺得到,我們的意識只能感覺到我們活著的那個世界~~

於是我想起了自身的一件事,在國二時,我因年少輕狂,不知天高地厚,招惹了一個高中部的童鞋,他很生氣,後果很嚴重,他在放學後把我拽到小樹林里教訓了我一頓,聽別的圍觀的同學說是看到他先是用釘鞋對我猛踢,然後又用甩棍猛擊我的頭部,甩棍還打飛了。。。

但是蹊蹺的是我卻未感到任何疼痛,頭上僅僅擦破了點皮而已。。。之後就「平平安安」的回家了~~然後自己也完全沒有在意。只是那件事之後我離奇的從年級100名跳到了年級前1、2名。但是也仍沒怎麼在意,「似乎」沒發現什麼不對勁,對於被那麼猛擊後未感到疼痛這個謎也沒有去深究。

當我看到「量子自殺」後,我突然被鎮住了。。。這多年前「蹊蹺」的事情似乎又重新浮了上來,並且這件事似乎找到了一個解釋,就是:組成甩棍的是一群符合薛丁格波動方程的粒子,所以總有一個非常非常小,但確實不為0的可能性,這些粒子在那一剎那都發生了量子隧道效應,以某種方式絲毫無損地穿透了我的頭部,從而保持我不死!當然這個概率極小極小,但按照MWI,一切可能發生的都實際發生了,所以這個現象總會發生在某個世界!在「客觀」上講,我在99.99999…99%的世界中都命喪黃泉,但從我的「主觀視角」來說,我卻一直活著!

一時間,我似乎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我居然在99.999999…99%的世界中已經。。。我的親友,所有愛我的人,他們都在為我悲傷。。。那個高中的同學可能已經坐了牢!簡直太可怕了。。。可他們殊不知,我的意識還在!只是在一個他們所未知的世界罷了!

一種想要回去的念頭油然而生,感覺我似乎有必要要回去!要回去見見他們!見見原先那個世界里關心我的人,告訴他們我其實沒死!確切的說是我的意識還在!叫他們不要再為我而傷心。讓那個坐牢的倒霉的高中孩子放出來。。。

可是,轉念一想。。。哎。。。這個過程似乎是不可逆的。。。時間是單行線,即便出現分叉也如此。。。從開始分開的那一刻,就已經再也回不去了,之前的那個世界,永遠成為了過去,成為了歷史,你所要面對的,是你的主觀意識所新來到的這個世界!

如果因無法面對新的世界而自殺,也是沒用,只會導致時間的再次分叉,你的主觀意識又到了一個新的世界。。。又有一個(確切的說還是99.99999….999%的世界,針對新的分叉來說)世界中的親友為你所傷心。。。你等於又傷了許多人。既然如此,為何不去面對呢?

如果量子力學中的多世界理論成立的話,那麼我們每個人主觀意識上感覺可能都是經歷了許多「九死一生」有幸存活,而還為自己感到幸運。。。事實上呢?不知已經在多少個世界死過許多次了。。。只是主觀意識很自然的由一個世界過渡到了另一個世界罷了,所以沒有意識得到。。。但畢竟這一切已經成了定局,無法改變。我們的主觀意識就這樣不斷從一個世界躍遷到另一個世界,意識總是永生的,而「世界」才是變化的~~

因此,我們要做的只有去面對!面對現在主觀意識所在的世界!把握好你現在的每一步!不要總是在意那些你不幸死去(丟失了主觀意識)的世界,那已經是無法改變的了。。。我們要面對的是、在意的是我們現在所擁有的、所能控制的,而不是已經失去的、不可控制的!面對現在的這個世界,盡量不要再去傷害現在這個世界中的親友、愛你的人!把握好你在現在這個世界中的每一天!

這不就是人生麼?

Come on!量子,做好你的現在!

[整理]善的訊息可以產生美麗的水結晶:江本勝博士水結晶實驗

  一本叫《水知道答案》的書(有Vol.1,Vol.2兩本):江本勝先生希望通過這本書,通過水結晶,大家能夠認識到“愛與感謝”的力量,換句話來說,是心靈給予萬物的影響。

  從1994年起,日本醫學博士江本勝開始拍攝水結晶的照片,他將從世界各地採來的水樣放入冰箱,在冰即將融化成水的臨界點,用高速攝影技術留下了一張張水結晶的奇異面孔。

  如果僅僅是完美無缺、晶瑩剔透的六角形,那也沒什麼特別,奇妙的是,事先看過"愛和感謝"字樣的水形成了華美莊嚴的結晶,看到"渾蛋"之類傷人的字眼的水則混沌一片醜陋不堪,聽到巴赫作品的水如同樂曲結晶成相互聯結的奇妙結構,若是聽到嘈雜憤怒的重金屬音樂水結晶的效果則與罵它"渾蛋"類似……122幅水結晶照片,都在試圖說明,天然水總能形成美麗的結晶,而人工處理過的自來水和放置在電視、電腦、手機旁邊的水都無法形成結晶。更有甚者,水對人類創造的語言、文字(包括日文、英文、法文、德文、中文等等)、圖像都有所感應,水對善意的信號都報之以獨具特色的美麗結晶,對惡意的詛咒則驚恐沮喪。水竟然具有複製、記憶、感受、傳達信息的能力。

  1.首先將各種水分別放到有蓋的玻璃器皿中(剛開始進行實驗的前幾年,每次要用100個玻璃器皿),然後放進冷凍庫凍上3個小時。這樣在玻璃器皿中會形成直徑大約為1釐米的冰塊。將光線投射到一個個凸起的冰塊上,用顯微鏡觀察,就能看到結晶。

  2.在-25℃的條件下,將放在50個實驗用的淺盤中的水滴冷卻,使之形成圓形的冰粒。然後將其拿到-5℃的房間中,用200倍的顯微鏡觀察。

  當然,在每一個玻璃器皿上不會出現相同的結晶,有的甚至無法形成結晶。統計這些結晶,並製成圖表後,就能瞭解水的性質,諸如哪些水會出現類似的結晶,哪些水根本不會形成結晶,還有哪些水只能形成一些破碎的結晶,等等。

以上內容摘自周永生的博客來自水的信息——日本江本勝博士水結晶試驗圖片

日本IHM研究所提供

  日本IHM研究所的江本勝博士(Masaru Emoto)等人自1994年起,以高速攝影技術來觀察水的結晶。他們新近發表了實驗結果《來自水的訊息》一書,證明帶有「善良、感謝、神聖」等的美好訊息,會讓水結晶成美麗的圖形,而「怨恨、痛苦、焦躁」等不良的訊息,會出現離散醜陋的形狀。而且無論是文字、聲音、意念等,都帶有訊息的能量。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