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一個心理測試,測試你的潛意識喜歡什麼?

心理測驗來自西方,是與人潛意識有關。我10多年前認識個朋友,從國外讀書回來,給我說了個心理測驗《借船過河》,她說是讀心理學時老師教的。然後我拿這個測驗測過無數人,都很准。這個也不是算命,但可以讓你瞭解自己的需要,有的人死不承認自己是這樣的啊,可實際上就是這樣子的。我把這個圖畫下來了,大家可以對照看,不過要聽我先講故事,然後再開始。

一男人M要與未婚妻F相會結婚,但兩人一河相隔,M必須要借船過河才能見到F,於是他開始四處找船。

這時見一個女子L剛好有船,M跟L借,L遇到M後愛上了他,就問:我愛上你了,你愛我嗎?M比較誠實,說:對不起,我有未婚妻,我不能愛你。這麼一來,L死活是不把船借給M,她的理由是:我愛你,你不愛我,這不公平,我不會借你的!

M很沮喪,繼續找船,剛好見一位叫S的女子,就向她借船,S說:我借給你沒問題,但有個條件,我很喜歡你,你是不是喜歡我無所謂,但你必須留下陪我一晚,不然我不借你。M很為難,L不借他船,S如果再不借他的話就過不去河與F相見了,據說這個地方只有這兩條船。為了彼岸的未婚妻,他不得不同意了S的要求,與S有了SB。次日,S遵守承諾把船借給了M。

見到未婚妻F後,M一直心裡有事,考慮了很久,終於決定把向L和S借船的故事跟F說了。可惜,F聽了非常傷心,一氣之下與M分了手,她覺得M不忠,不能原諒。F失戀了,很受打擊.

這時他的生活里出現了位女子E,兩人也開始戀愛了,但之前的故事一直讓他耿耿於壞,E問M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跟她說,於是,M一五一十地把他和L、S、F之間的故事講了一遍。E聽了後,說,我不會介意的,這些跟我沒關係。

故事講完了,問題來了,請你把這幾個人排列個次序,標準是你認為誰最好,誰第二,誰第三,第四,第五?這個M男也算在內的。建議不要想太複雜,也不需要考慮大眾看法,你認為誰做得好就是好

看到這裡請先選擇好你的答案,完了往下拉看看答案。

答案其實很簡單,就是用你的潛意識告訴你最想要的是什麼。不知道自己要什麼,這是很普遍的問題,因為什麼都挺重要的,捨棄什麼都不成體統,只是每個人的人生追求確實差異很大,看別人追求事業,你也羨慕也很想這樣,但不知道為什麼總做不到;看別人婚姻幸福,你也很想,可實現起來確實不容易,這和運氣也不是太有關係,而是你需要的決定了很多。

我知道,一定有人看了這個答案覺得很失望,就這個呀,這能說明什麼呀?別看答案簡單,其實這裡面既包含這你的價值觀,也是對你人生有預示的。

我說兩個故事吧。這故事中的兩個人是很典型的,都是測過這個遊戲的。一個是我以前樂隊成員,貝斯手,當時他寫下的是:M、F、S、E、L,這個排列他死不承認,因為當時他還在為音樂夢死磕著,讓他承認愛錢這太羞辱了,而且還是結婚狂?但我發現他確實是這樣的人,演出有點演出費就趕緊寄家去,還鬧過這樣的笑話,賺了400塊,他好意思地跟別人借一百,說湊個整。愛錢不是壞事,就怕不承認。很多年後,樂隊其他人都各奔東西,他留在了那行裡,不過做了歌舞廳的伴奏,每天跑場很能賺錢,據說也很快結婚,有了小孩,是個很負責的丈夫,音樂就是他賺錢的工具,生活得也不錯。後來我遇到過次他,一肚子不滿,雖然開上了車,但理想早破滅了,沒事業沒愛情,就是富裕的日子。我覺得這就是他的人生軌跡,想追求的還是自己想要的東西。

另一個是天津的一位女主持人,我當時跟她沒什麼話聊的,就玩了下這個。她的選擇是S、M、L、F、E,我告訴她這幾個符號代表什麼的時候,她有點不高興,說不准,她怎麼把S放第一呢?是因為她覺得S比較公平,要比L簡單,F事兒太多,E太冷漠,M不錯但就是太墨跡了。每個人理解問題的方式都不同,剛好這個透露了你的潛意識。很多年後,我在北京遇到了位認識她的人,說起這個女主持來,他說,那誰可惜了,早不乾主持了,跟他們單位好多男的亂七八遭,後來被單位開了,嫁了個有錢人。

我看問我的朋友,其中選擇E為首的佔大多數,說明事業對不少來說人還是很重要的,還有距離問題,比如你選擇了事業和金錢互相挨著,這很正常,這兩項都是有關聯的,可如果你把愛情排第一,卻又把家庭排最後,那就說明,你未必會依賴婚姻這個形式,這排列組合是可以推理的.我想這個東西確實預示性很強,你要什麼肯定會下意識地追求了什麼,這點和你的名字命盤也是有據可查的。

M——金錢(Money)

L——愛情(Love)

S——性(Sex)

F——家庭(Family)

E——事業(Enterprise)

轉載自№大山羊№的Blog[http://lh712.com/]

原文鏈接地址: [轉]一個心理測試,測試你的潛意識喜歡什麼?[http://lh712.com/?p=240]

今天開學第一次週會,亮點可真多的說…

亮點一:介紹升旗手,「xxx,共青團員…」還故意重讀了「共青團員」四個字,頓時全校師生都被雷住了
亮點二:學生會主席宣佈:「奏國旗,升國歌!」
亮點三:校長對新疆班同學講話:你們不遠萬里從天山腳下來到瀋陽讀書,大家都在愛你們,黨和國家是愛你們的…(講到此處,全校同學爆笑)

新的學期,新的起點,新的希望。

話說,今天下午返校。

明天就正式開學了的說。。。

對於新的學期,意味著什麼呢?

新的起點和希望罷了。。。

對於人生中經歷過數次大起大落的我來說,

似乎也許將會是又一個轉折點。。。

那麼,命運究竟會如何安排呢?

顯然,是一個未知數,

彷彿一個絲毫不容易找到規律的函數。

雖然你明明知道了x,但是你卻不知道f(x)的值。。。

或者說,難以預測。。。

過去又是無法改變的,將來亦是無法預知的。。。

那麼把握好現在吧。

至於命運怎樣安排,

作為被安排者,也無能為力。

不過,相信一切定有其安排,

他的安排,從大局上上,

也一定都是合理的。

那麼,便服從安排罷了。。。

但也並不任由其擺布,

同樣,也不做愚昧的反抗。。。

相信未來!

加油!

誰是我的亞斯藍?

突然感覺,我好像是艾德蒙。叛變,或者說背叛了那些信任我的人。

奧吧的政變,或者說變故。。。

大家的離去,最好的朋友,我曾經在他最艱難,在他眾叛親離之時幫助過的,患難之交,也離我而去。

許多人為我說話,而那位離開我的朋友,卻始終排斥我,不讓我回來。

看了陳的的一句話,感覺似乎說到了我的心坎上,他說「樹人可能本質並不壞,只是缺乏別人的理解」

的確,除了和我相同境遇的陳,誰還會理解我呢?

突然間,感覺自己像是艾德蒙,由於缺乏兄弟們的愛與理解,而背叛了兄弟們,投靠了白女巫。

而最後,又被亞斯藍捨生取義的愛所拯救。

亞斯藍與艾德蒙進行了一次談話,而後告訴兄弟們,對於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而後,艾德蒙與大家重歸於好,並且再也沒有被白女巫所誘惑。

然而,我的亞斯藍又在哪裡?我的愛又在哪裡?

Where's my Aslan?

And where's my love?

冬夜⋯寂靜⋯黑暗⋯那段回憶⋯傷痛⋯徬徨⋯

剛剛下過一場雪,現在雪開始有些化了,似乎雪化時更冷。其實,貌似冬天每時每刻都是很冷的。而現在又是夜晚,不光有著肅殺的寒威,還有那無盡的黑暗⋯似乎這就是冬夜⋯

彷彿又有些發呆⋯或者還帶著點徬徨罷⋯也許心潮有些澎湃,或者又稱不上是澎湃。可能僅僅是哀傷,準確的說,是傷痛,思緒便又回到了兩年前,大概也是同樣的冬夜,和現在一樣。確切的說,應該是現在和那時一樣吧。

始終難以忘懷,一直埋藏在我心底,多少次浮現出來,又有多少次在夢裡出現,她那漂亮的身軀,而更多的,便是對她的歉疚,以及始終無法原諒自己的,那曾經對她的傷害。

似乎,那4層的小樓又浮現在眼前,好像是環形的方形建築,感覺完全是一個封閉的環境,空氣似乎也不流通。對了,還有那某條寫著「法輪大法好」標語的樓梯。而確切的說,那是一所學校。地方很狹小,而卻容納著10幾個班級。走廊裡時常迴蕩著鋼尺抽打手背的聲音,學生的呻吟、哭喊聲,老師的叫罵、訓斥聲⋯每時每刻,無論上課還是下課。如果說有人間地獄的話,那麼這裡便再合適不過了。似乎二戰時日本和德國的集中營和這裡比起,也只能算得上小巫見大巫了。

有人形容這裡是一座監獄,實際上似乎比監獄還要殘酷。在這裡,不但要經受肉體上的折磨與傷痛,更多的,還是精神上的折磨與傷痛。肉體上的傷痛可以痊癒,而精神上的,有時卻永遠也不乏痊癒,那個傷口有時卻永遠在滴血。或者說,這個傷害可能是雙重的。畢竟,她也受了很大的傷害。而給她造成傷害的,似乎罪魁禍首便是我。雖然我也一直試圖在辯解,不單單是我的錯,我也有些迫不得已,我也是受那環境之所迫,然而,這些解釋卻絲毫無法減輕我內心對她的愧疚,也無法使我原諒自己。

有時似乎又在想,我如果不作出那個選擇,可能,一切都會是另一種結局。不,確切的說,是一切都不會發生。我和她也許都不會受傷害,我現在可能很陽光,我可能順利得考入了某重點高中,可能⋯不過,我也許就會與Facebook無緣了,甚至,可能也和民運無緣了⋯但是即便那樣,似乎我也心甘情願,如果我真的能回到過去,去改寫歷史的話,我一定不會做出那樣的選擇。

然而那時,我又有什麼辦法不作出那樣的選擇呢?當然,似乎也是為了中考能夠考入那所最好的省重點。沒有人逼我,是我自己很要強,對那所高中嚮往已久。事實上,逼我的人其實是有的,貌似那種按成績給人分三六九等,甚至決定每個人的命運的應試教育制度便是那罪魁禍首罷⋯而這又有什麼用呢?似乎怨天尤人的確無法解決任何問題的說⋯

事實上,的確就是我自己做出了那個選擇,甚至選擇前許多朋友都勸過我,然而,我似乎都沒有聽進去。我認為進了那裡,便一定會有一個好的結局,一定能夠更好的發揮我的潛能。是我自己的決定,那麼,似乎我便應該為我的這一選擇負責。

於是,我便進了那所地獄。我卻只天真的覺得,肉體上的疼痛算得了什麼,忍忍也就過去了,然後,我卻忽視了那最重要的,也最無法根治、甚至可能伴隨我一生的傷痛。

似乎,開始感覺地獄對我來說沒有構成任何威脅。我那鶴立雞群的成績,然我成了「看守者」心中的寵兒,常常被樹立。我還引以為驕傲。但是,卻仍帶著些謙虛。也正是因為這個謙虛,放棄了到第一排的機會,我覺得,應該留給更需要的人,畢竟第二排和第一排差不了哪去。然而,這謙虛似乎又成了一種錯誤。似乎,如果貪婪得索要,確切的說應該是接受,了那個本該就屬於我的第一排的機會,確切的說應該是權利,也會與她無緣,似乎我和她便也不會受到那種傷害了罷。

然後,似乎一切就像命運的安排,我和她成了同桌。似乎開始,我並沒有太在意她,她的朋友還在為她慶幸能和「好學生」一座。似乎她自己也為之慶幸吧。不過,那時似乎我有些不以為然。至於什麼時候喜歡上她的,似乎具體時間便也記不太清了罷。只記得,那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第一次有那種感覺,真正的喜歡上一個人。感覺那時似乎是我最甜蜜的時光,然而甜蜜過後,卻是⋯

似乎也是由於我的怯懦,僅僅是很關心她罷,始終都沒敢向她表達⋯有時,和她一起吃點小食品神馬的,大多數時候好像也都是她買的⋯貌似,可能我比較有些吝嗇吧。但是,心裡卻有充滿了擔憂,似乎,某個「談戀愛就一定會影響學習」的概念被灌輸到了我們每個人腦海裡很久,似乎像是一種洗腦。似的每個人都那樣的謹慎,始終不敢越過雷池半步。而心中卻又是那樣的渴望,可望而不可即。想必,那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於是,每天便都在這種矛盾中度過。自己和自己的矛盾,躊躇,猶豫,徬徨。不知該怎麼辦好。曾想過給她寫條,然而在這種通信自由權和隱私被嚴重剝奪,紙條隨時有可能被老師或校長截獲,甚至即便給她時不被截獲,她的書包也隨時有可能被德育處幹事以各種理由非法搜查的情況下。又怎麼能寫呢?似乎,我這才意識到人權是多麼的珍貴,被剝奪是多麼的痛苦。

於是,每天便只能想,只能想。然而,我和她的關係卻發展得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心裡既是幸福,更多的,卻是擔心。那些因談戀愛被學校處分,非法開除學籍、留校察看的,甚至被德育處幹事非法毆打的,非法拍照放到桌面上的,在我的腦海裡迴蕩。我不知道在這樣一種連言論自由權、通信自由權、戀愛在有權這樣的基本人權都無法保障的地獄中該怎麼辦。我徬徨了,或者說,我完全蒙了。

然後,那種關係的發展卻仍然在繼續,沒有停止。那種恐懼在我的心中也不斷增強,那些畫面也不斷在閃現。然後,一個念頭閃現出來:「我必須主動阻止和她繼續發展,必須馬上和她一刀兩斷」。然後,我便向現在騰訊那樣,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這的確,確確實實的詩歌很艱難很艱難的決定。但是,當時卻沒有想那麼多,沒有想到是否會傷害她,僅僅想到能夠保障我自己的安全。或許,我太自私了罷。

然後,便做出了那最後悔的一件事,在那個冬夜。她哭了。我沒有去哄她,但是心裡卻十分難受,而且我也哭了,不過沒在學校,而且不知為此哭過多少回,一直到現在。然後,我的確「如願」成為了她的仇人,她變得很煩我,或者確切的說我變得很讓她煩⋯

然而,代價卻是慘重的,那對她的愧疚與悔恨始終埋藏在我心裡。我不願去和任何朋友吐槽,似乎只想著一個人去扛。而大家呢,似乎也沒有任何人安慰我罷,而只有攻擊。

我崩潰了⋯

這種崩潰的情緒影響了我的中考,並且,在高中階段還在繼續對我影響著,直到現在⋯

我已經一年多沒再見到她了,不知她現在怎樣。她的面貌似乎在我的記憶中也開始模糊,然而,那對她的傷害,那份自責卻始終在我心裡,無法原諒我自己的行為。

我還能做些什麼呢?去希求她的原諒與寬恕?而卻連她的電話也遺失了,無法聯繫到她了罷⋯難道,就只有躲到那肅殺而又黑暗的冬夜裡去麼?而現在,卻又明明是冬夜,那無盡的寒威與黑暗正在不斷的,把我吞噬⋯

 

2010年11月30日 凌晨

 

(本文搬運自本人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