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多好

上週,和一位很久沒有聯絡的朋友通了電話後,心中久久不能平靜。

他曾經也是一位異見者,也曾經被「喝茶」過幾次。在電話中,他說自己已經不再關心政治、關心民運,不再是那個曾躊躇滿志想改變世界的少年了。在中國好多年,親自體會到了中國經濟的增長,覺得現在的生活很好,他說,他覺得自己「長大了」。

「我也想過改變,但是,每當我看到自己以前做過的事,我又不想改變,甚至想更進一步。這就是我。」他曾經的這句話,一直讓我感到很有共鳴,常常被我所引用。

歲月如梭,經歷了歲月的消磨,有多少曾經嚮往自由的人,多少曾經很想改變世界的人,到後來變得只關心自己,覺得自己過好就行,被生活捆綁著,向社會做了妥協。

27年前,曾經多少海內外的年輕人走上街頭,振臂高呼,不甘安於制度之中,相信上街會達到真理。

原本,那時曾經有一個機會中國可以改變。隨著槍聲的響起,坦克車從廣場碾壓過,一切又都只能原地踏步。27年過去,中國的經濟確有發展,而這所謂的經濟發展讓許多中國人麻痺,忽略了自由和自己應有權利。殊不知,這經濟的發展是建立在對人權的踐踏、對環境的破壞、及對安全地忽略等諸多問題上,甚至摻雜著許多泡沫經濟。

這27年來,中國社會問題頻發,各地維權運動風起雲湧,許多人為造成的「自然災害」不斷,礦難、霧霾、食品安全等問題頻發。然而,人與人之間卻變得冷漠,事情不危害到自身直接利益時很少會有人站出來。

那些曾經國內走上街頭以及在國外聲援的人不在了,他們經歷了生活中一堆搓折,認為生命必須妥協,覺得過好自己的生活「悶聲發大財」就好。

我在電話中問起那位朋友對最近的維權律師大抓捕、權平被捕的事情看法時,他認為維權律師也好,權平也好,都是他們自己在鬧,如果自己不鬧老老實實安安心心地,會在中國生活得很好。當我提到雷洋事件時,我說雷洋可謂非常老實,甚至還是體制內的人,卻不明不白「被嫖娼」之後被打死了,而他則認為這是十三億分之一的「小概率事件」。

起初他們(德國納粹黨)追殺共產主義者,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因為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
最後,他們奔向我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馬丁.尼莫拉

正是因為太多中國人選擇了沈默,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將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情都通通歸結為他人自身原因或是「小概率事件」,而忽略了社會原因,默認了社會的制度。

這種沈默使得當權者的所作所為被默許,而當人們的自身權益受到損害時,一切都晚了。

即便對於曾經滿腔熱血的人,最終也因所謂的「成長」而沈默,不再關注社會問題。越來越多人的「成長」與默許,讓社會難以改變,使當權者可以利用他們早已定好的不合理制度繼續逍遙下去。

常常有人批評我,說我不該既反共又反中,錯在共產黨的政府,不在人民紜紜。孰不知,人民的沈默甚至擁護,才使得政府的罪惡得以延續。與其說「反」,倒不如說是我對中國人民的麻木和沈默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恨。

我自己年少時曾因為走上街頭張貼支持台獨的標語而被捕,其後又不斷受到政府的騷擾,儘管已因此而抑鬱,承受著巨大壓力,但依舊不畏強權,繼續在網路上繼續打「遊擊戰」。

最終,我算是幸運的,輾轉來到澳洲獲得了政治庇護,在澳洲自由的環境下可以更加自由地表達觀點,為自由而戰。

然而,又有多少人可以像我這樣幸運有這樣的機會呢?有多少人可以真正選擇自己的命運呢?

如果人人都有機會選擇自己的命運,每個人在命運的十字路口都可能做出讓自己今後的人生更加瀟灑的選擇。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有這樣的機會,很多被迫害的異見者因為經濟、外語不好等原因,很難有機會來國外政治庇護。有些留在了國內繼續和當局者死磕,有些則所相信的價值逐漸經過時間的折磨、時代的糟蹋而向社會妥協了。

即便有選擇的機會,又有多少人會做出讓自己滿意的選擇呢?命運不能演習,許多人根本不知怎樣的抉擇會帶來好的結果。 一些異見者覺得流亡尋求庇護「太過冒險」而退縮,尤其許多異見者覺得自己年歲已高,在國內已有家庭、有生活,到了外面一切又要重新開始等等。連我自己都也曾經因一念之差而錯過這樣的機會。

朋友在電話中還勸我,既然都在澳洲留了下來,就從政治的圈子中退出來,會發現生活更好。殊不知,既然我有機會並且已經作出了正確的抉擇,讓自己留在了澳洲這樣自由的環境,為何會甘心讓自己浪費掉這樣自由的環境,向世俗來妥協呢?!

而且,和大部分流亡者不同,我才剛剛20多歲出頭,還很年輕,還有好多時間和精力讓我去消磨。將這些時間和精力用在為中國的自由而戰、推動中國的民主化進程上,我絲毫不後悔,甚至會覺得很有意義。

或許有人會說我很幼稚,即便這樣,我也願意這樣「幼稚」。就像權平,雖然已經奔三了,依舊會穿著「習包子大撒幣」的衣服走上街頭,他Twitter上寫著自己是「永遠的學生」、「公民」、「以推翻共產主義為己任」。儘管也有人會說我們都很「幼稚」,但那又怎樣,總比向世俗、向權貴妥協要好!

我也一直認同自己是「永遠的學生」,滿懷理想,一心要讓改變中國、改變世界,無畏強權,向自由追逐!並且不會改變,不顧別人的冷眼和嘲笑,永遠做那個可能在別人看來「長不大的」、「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的少年!

這就是我,年少多好!

一曲《年少無知》,表達下我的心境和共鳴!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