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你必須做出選擇

你必須做出選擇

奚同發

音樂學院的最後一次考試,他整裝而坐。同學們的琴聲從耳邊飄過,那一刻,他眼裡噙滿淚水。算算從6歲練琴至今近二十年,他從來沒有真正喜歡過拉琴。連他自己都想不明白,一個人竟然可以做一件自己不喜歡的事情這麼久!

上了音樂學院,他仍然是那種很規範的學生。老師一再對他說,你的技術真不錯,可小提琴是門藝術,僅僅靠技術是不夠的。

他知道,主要是沒感情。雖然與一把琴相伴了這麼多年,但他對琴真的缺乏感情。兒時練琴,是在父親一次次強迫下開始的,迄今為止,都弄不明白為什麼父母那麼逼著他拉琴。甚至,父親上班後,還專門用攝像機對著他,看他是否在練琴。多年來,練琴似乎成了他與父親之間的一次次智力較量。他從來沒有辦法戰勝父親,比如說,家裡為什麼父親在時就有電,父親外出就沒了電,直到考上音樂學院附小他才弄清楚,是父親把門外的電閘關了。想趁父親不在家看電視或打電腦遊戲,根本不可能。那時候,每天除了上學,幾乎所有的時間都在練那該死的琴,就連做夢都是如此。

也曾上台演出,也參加了全國比賽,也獲得過掌聲和鮮花,但這一切並不能讓他因為小提琴而快樂起來。一旦拉琴,就會有一種從心底浸漫過來的憂鬱,讓他無法進入真正的音樂世界。老師多次提示他,如果能夠把這種感覺融入拉琴,一定會有不凡的表現。但是他所有的情感只能存在於拉琴前後,一旦握琴在手,弓弦相遇,就成了趕樂譜,一段接一段直到把它們拉完。起初見到他的教授們,一個個都對他充滿信心,這麼小的年齡就有這麼好的技術,完全可以調整過來。直到他從附中考入音樂學院,大家才失望地說,可惜了,可惜了。沒有人能改變他。他成了學院眾所周知的「另類」。不過,大家都在關注他,人們實在想看看,他到底會變成個什麼樣子……

終於站在老師們面前,這是他在音樂學院的最後一次拉琴了,畢業考試的最後一項是自選曲目。當老師用目光示意他可以開始後,他的弓子一反常態地先是在琴弦上一碰,發出了很響的一震。繼而,徐徐進入,不久已是琴聲四溢,灌滿了音樂室的角角落落。從來沒有這樣放鬆地拉過琴,時而弓飛如雨,時而間滑如泣,揉弦、雙音、撥奏,悅耳、輝煌、明亮、陰柔,淚水、奔跑,他完全進入了另一個世界:春光明媚鳥語花香,暴雨狂風無奈無助,大開大合往來飛梭。他的琴聲,述說著一個琴童的哀求抗爭、淋灕盡致的酸甜苦辣和喜怒哀樂……

沒有什麼名曲,也沒有用現成的曲目,他拉的是自己的曲子,拉的是自己多年來不願學琴的歷程。起初他只想著隨便拉一拉,畢竟是最後一次學校考試——他一生考了多少次試啊!沒想到,他拉得停不下來,拉得那樣忘情,淚飛如雨,就連在座的同學和老師也隨之動容。直到最後一刻’他的右臂發麻,弓子脫手而出,琴弦上定格的是鏗鏘有力的一個回響——「咚」……

音樂室內一片寂靜。繼而,從老教授開始,掌聲如潮。學院最有身份的老教授鼓著掌站起來,身後立刻有兩名學生扶住教授,三人一起慢隉走向他。

「拉得太好了,這才是小提琴藝術。孩子,你是這批畢業生中最優秀的一位。」老教授這樣說時,臉上寫滿了興奮與喜悅。見他無語,教授身邊的同學提醒道:「這就是說,你的畢業成績是全校最優秀的,你可以畢業了。」

他的臉漲得通紅,嘴張了半天說不出話。全場的掌聲終於停下來,安靜得可以聽到人的呼吸,淚再一次流下來,牙咬著下唇哆嗦著,他突然雙臂向空中一揚,身體像展翅飛翔的大鵬,聲嘶力竭地喊了一聲:「我終於,可以不拉琴了……」

那聲音拖得很長,在音樂室內不斷地疊加、傳遞、回響……

補記:據說,他並不如願。大學畢業進入社會後,他發現,除了拉琴,自己別的什麼都不會做,包括體力活——多年的校園生活,他己不具備別人的強壯體魄,除了拉琴的手是有力的。後來,他只能去教別人拉琴。人,畢竟要生活。

——摘自遼寧省實驗中學2010-2011學年度下學期期中階段測試高一語文試卷(命題人:李鵬飛)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