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密大德和居士持六字大明咒殊勝感應匯集【六十例】

第一部分:高僧大德持六字大明咒殊勝感應匯集


一、修持觀世音六字明獲大成就的聖尊嘛尼喇嘛略傳


珠古圖登諾布仁波切撰


僅僅聽聞名號也能消除惡趣苦難的,一切眾生的依怙主──嘛尼喇嘛貝瑪斯德,在第二佛蓮師的法嗣──為度化眾生而化現的十三位殊勝的伏藏大師的預言授記中,異口同聲地認定其為大悲觀世音菩薩的化身,並且凡見聞者皆能引入西方極樂世界。


嘛尼喇嘛的父親名為阿烏伊拉登,母親名為瑪薩玉准,公元1879年在各種吉祥瑞兆中誕生於果洛瑪科地區(今果洛班瑪縣境內)。第一次開口講話時,即口誦:「父為六部拉登,母為瑪薩玉准,吾乃貝瑪斯德,嗡嘛呢貝美吽。」四句偈,如是念了好幾遍,周圍眾人皆親耳聽聞。稚齡時,大乘種姓即已醒覺,唯一進行利他行。十二歲時依止依怙主朗珠貝瑪隆多江措,於其前出家受沙彌戒,接受顯密經教的灌頂、傳承、口訣。於吉隆札夏寺的札旦上師前亦領受眾多法教,後前往卓千寺接受了寧提上下部的一切法教。二十歲時,於依怙主朗珠貝瑪隆多江措前接受了具圓戒,法名為圖登希偉羅珠(釋教寂慧),並擔任吉隆札夏寺的住持。於名為給勒芎的關房中閉關多年,依止觀世音聖尊之觀修法,修行重心放在一切咒中之王六字明的持誦上,五十五歲之前即圓滿持誦了十億遍。多次親見觀世音菩薩金顏,並且獲得了殊勝的加持及成就。因此堅信:勸導眾生行善以及究竟的依靠,沒有比觀世音聖尊更為殊勝的。所以,其一生中透過觀世音聖尊的聖像觀想、咒語持誦、種種等持而進行救渡眾生的事業,將七億結緣有情引入解脫道。公元1956年,七十八歲時色身融入於法界。


這位偉大上師法教中的《觀世音心咒敦請儀軌──親見聖尊金顏》,成為過去安多地區八歲以上僧俗二眾的日誦法門,如今傳承幾乎斷絕,連知曉者都極其稀少。昔日,尊者親口所傳──僅僅耳聞也能關閉惡趣之門的,具有不可思議加持的六字大明咒之殊勝唱腔,如河流般不斷地回蕩在安多地區廣袤的大地上,而今卻如同冬天布穀鳥的鳴聲般沈寂,令人惋惜。


在此,因對佛教及眾生具有增上意樂的大德嚴喇嘛出資,依著尊者所傳六字大明咒殊勝唱腔錄制CD,與大眾結緣,並請求撰文介紹尊者嘛尼喇嘛及六字大明咒之功德利益。以隨喜心撰寫此短文,願一切結緣有情獲得觀世音聖尊的果位。


旺多珠古圖登諾布

二OO七年三月三日神變日

二、虹化大成就者阿曲喇嘛持六字真言四億遍


公元1998年8月29日(藏歷土虎年7月7日),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龍縣魯木饒寺,又出現了一位虹化大成就者——洛桑•阿旺切則郎瓦•貝桑波,當地人稱他為阿曲喇嘛。阿曲尊者之所以能夠即身獲得虹化果位,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在於他的精進實修。他曾用三十年的時間,每年念誦普巴金剛、馬頭明王、憤怒文殊、寂靜文殊、金剛薩垛、大悲觀世音等本尊心咒各十萬遍。七十四歲時,尊者以修持大悲觀世音法為主,共念六字真言四億遍。


藏歷土虎年七月七日(公元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九日)中午,八十一歲的阿曲尊者身體沒有任何病痛,他和往常一樣,安坐在禪床上,手握念珠,嘴裡不停地念著六字真言。站在一旁的侍者,突然發現尊者念咒的聲音越來越微弱,連忙捧著他的手。此時,尊者慢慢地閉上雙眼,停止了呼吸,以吉祥臥姿進入涅盤。他那膚色光滑、沒有皺紋的臉上,充滿了慈悲與安詳。此時此刻,尊者體內的三千眾生,和他一起進入法界,得到究竟的解脫。正如密續《唯一佛子續》所雲:「體內一切寄生蟲,密寶管道通空間,清淨光明門敞開,直上往生大成就。」為了供養尊者的法體,侍者們將其涅盤的消息保密了七天。在此期間,禪堂內外以及方圓幾十公里內的天空中,多次出現五彩祥雲、光團和彩虹,很多人都聞到了從未聞過的異香。尊者涅盤後的第二天,侍者們驚奇地發現,遮蓋在法衣下面的法體一天比一天縮小,第七天時,法衣下面的法體已全部消失了。第八天清晨,侍者們小心翼翼地揭開法衣,大家都大吃一驚,法衣下面什麼都沒有了,尊者連指甲、頭髮都沒留下,全部化為虹光,融入法界之中,就像石頭岩上飛走一隻鳥一樣,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節摘錄於《末法時代的虹化大成就者——阿曲尊者略傳》一文

 

三:持六字大明咒往生後頭骨上現出六字大明咒梵字


蔣貢拿旺累巴(Jamgon Ngawang Lekpa)仁波切繫於1864年生於多康噶圖一地,系第一世蔣揚欽哲(1820—1892),第一世蔣貢康慈(1818—1899)和蔣揚仁欽多傑等諸位大師的心子,其學養與修持證驗之豐富不但聞名於西藏且弛名於整個中亞。


累巴仁波切在九歲時,於薩迦哦(Ngor)支派所屬寺院的堪布座下出家、受沙彌戒,並接受喜金剛灌頂。大約二十五歲時,他又依止了一位前藏的大師蔣伯天津(Jampal Tenzin)修學,蔣伯天津以身為大護法瑪哈噶拉之化身而聞名,曾在古吉寺(Gur Kyi Gonpa)完成了一億遍瑪哈噶拉七字咒之念誦。累巴仁波切由這位大師處得到了瑪哈噶拉外、內、密之全部教法。三十七歲那年,為了進行嚴格的閉關修行,累巴仁波切在山中找到一個非常隱蔽的洞窟,並且用岩石將洞口封住,僅留了個小洞做為食物和飲水的傳送口,將自身封閉於此石窟中達十五年之久。在這十五年中,累巴仁波切嚴持戒律,精進不懈地修持著。閉關開始時,累巴仁波切有一本觀世音修法的精簡教本,名為《摩尼卡布》(Mani Kabum),此書在西藏甚為通行。當他閱讀後,知道了觀世音菩薩深奧教法的所有功德,令他感動得熱淚奪眶,身毛皆竪,於是便將法本頂在自己的頭上以表尊重,然後說道:「我必須終身修行觀世音法,念誦六字大明咒,這樣此生必定能夠證悟。」


總的說來,累巴仁波切一共做了兩百四十萬次的皈依祈禱。此外,他又特別向薩迦班智達祈禱,其祈禱文是薩迦班智達親自寫的,也就是《因明論理寶藏》(Treasury of Logic)一書中的第一偈,他每持誦此祈禱文一次便禮拜一次,最後圓滿了四百一十萬次對薩迦班智達的禮拜和祈禱念誦。累巴仁波切還修金剛薩埵百字明一百八十萬次,又很謹慎地修了一百萬次的七支曼達供。

累巴仁波切又體悟到,欲將自心完全地轉向佛法、對佛法生起堅固的信心並深得其加持感受,必須先體悟無常的真理。因此,他專心觀修無常,為期長達十二個月之久,因為體悟無常是非常的重要。另外,他也完成了許多其他的供養和修行,包括修了七十萬次的水供,並向薩迦班智達做了一百五十萬個酥油燈供。在閉關的十五年中,累巴仁波切如此刻苦精進、努力的修行,他的主要修法是喜金剛(Hevaira),也就是「道果」的法要。仁波切圓滿了「道果」中,「三現觀」、「三密續」的顯密道次第修習各三遍,以及喜金剛心咒兩千萬遍的持誦。此外,他也完成了護法瑪哈噶拉及六字大明咒各一億遍的持誦。


1941年藏歷三月二十九日上午坐著持誦觀世音菩薩六字大明咒,左手持念珠、眼視西方(通常他每天念誦五千遍以上的六字大明咒)。當他念誦至大約半串念珠,也就是約五十至六十次六字大明咒時,累巴仁波切突然停止念誦,自修頗瓦法而去。此時,天空出現彩虹等各種瑞相,顯示累巴仁波切確已往生極樂淨土。累巴仁波切往生前,右手結佈施印,左手持念珠於心前,往生後身體保持靜坐姿勢七日不倒。七日後,紅白菩提從其鼻孔中流出,顯示其證悟大手印境界的高度精神成就。


累巴仁波切的遺體火化後,頭骨上現出六字大明咒梵字,心中現有觀世音菩薩身相,全身多處遺骨現出本尊、菩薩身形,並有舍利子極多。在場弟子均親見荼毗塔上空天雨曼陀羅花、天空乍現彩虹,並有龍王哀鳴之異聲,令人至心感動。

 

四、持誦超過12億遍六字大明咒的大手印修行成就者


藏傳佛教直貢噶舉派,當今即身成就的大瑜伽士——尊貴的竹旺仁波切,於1921年出生於西藏直貢一地。幼年在直貢替寺出家,稍長進入尼瑪江熱佛學院研讀顯教十三部大論。仁波切至佛學院畢業後,依止直貢替寺大成就者巴瓊仁波切上師,給予大手印五支及那洛六法的指導。並從法王謝威洛卓及赤扎仁波切處領受各種直貢噶舉傳承的灌頂,也從安陽圖登仁波切處領受各種經論的口傳。之後,仁波切在直貢替寺進行了七年的禁語閉關,而證到了大手印一昧的境界。


在七十歲那年,到達印度得到嘉華仁波切指示,到各地弘法利生。推廣法、報、化三身心咒,是仁波切最大的心願,他諄諄教示我們,一定要實修三身的心咒。在這末法時代,現代人每天都很忙碌,在生活中日夜都受著業力的影響,經常念誦著佛的三身咒語,可以解除業力的束縛,使此生更為順利成功。同時,為成就佛的三身果位,仁波切諄諄教示大眾,一定要實修三身的心咒,並且保證誦持三身咒語的眾生,絕不會墮三惡趣,並將能投生到三身淨土。


仁波切有時住在強久林後山閉關中心,有時在印度、尼泊爾、美國各地隨緣渡化,很多眾生都蒙受他的恩澤。

尊貴的竹旺貢覺諾布仁波切


※在尼瑪江熱佛學院研讀藏傳佛教十三部大論,如《入菩薩行論》;

※是中觀論以及唯識論的大學士;

※超過30年閉關實修,一度在修持中僅以一瓣花一滴蜜水為食

※圓滿完成超過12億遍的六字大明咒持誦;

※是殊勝的大手印修行成就者和大手印閉關指導師;

※在尼泊爾、印度舉辦幾十次億遍觀世音心咒念誦法會;2001、2003、2004和2005年在新加坡光明山普覺禪寺四度成功帶領圓滿一億觀世音心咒的念誦。

 

竹旺仁波切七個小故事(開示)


(1)、對過去諸世了了分明


在筆者下載的記錄片《西藏瑜伽士》中,竹旺仁波切這樣開示:至今我已閉過很久的關,久到我已經很難精確地回溯,算出我在那些關中的日子,原因是我的外表,雖然看起來與凡夫沒有差別,但我的內心境界卻全然不同。不同之處在於,我的心對世俗毫不眷戀與執著,從行者要去閉關,下定決心前往與世隔絕之處,從那一天起,心裡就要準備好,將一切美好的衣物、飲食,名聲與威望等等,全都真正捨棄,隱姓埋名的依靠微少的水與炒青棵粉而閉關禪修。以前我們每周才能得到一點點數量的炒青棵粉,想到修行就要在種種艱苦之中,繼續堅持不懈的努力下去,不苦修,不經苦行,是不可能得到、體會到前輩諸師的心靈境界的。


當我在關中禪修的時候,已經對自己的過去諸世了了分明,我見到自己曾墮入地獄之中,曾身為餓鬼,多次轉為畜牲,這一切在我的定中,都被清晰無誤的看到。過去我曾多番的墮入三惡道之中,現在我在定中,能夠穿越中有,也就是死亡與再生間的境界,但這些都沒什麼大不了的,當行者能夠了知此生與來世一如的時候,這時候就沒有必要經歷這些輪回了,對身體完全於定中消解的人來說,死亡或是肉體的瓦解,根本就不是問題。

 

(2)、為鳥說法


西藏聖僧竹旺仁波切是當代藏傳佛教具圓滿證量的大成就者之一,一生最強調持誦觀世音菩薩的六字真言,發揚觀世音菩薩的心咒,是他老人家的心願。聖僧說:「一天最少要五百遍至一千遍的六字大明咒,如果每天誠心的持誦六字真言,你的生活將會逐漸獲得改善,同時也會如意吉祥。」聖僧給大家的印象是,他鮮少沖涼,但身上卻發出陣陣的花香味,讓人感覺到清淨與寧靜。有人堅信,上師就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為渡眾生而來。聖僧一生持誦六字大明咒(OM MANI PEDME HUNG),最少已經有二十多億遍。話說出口,靈驗非常,他曾經有一次在達拉克為一群鳥兒說法時,這些鳥兒都寂靜無聲,直到他說完法後,這群鳥兒才開始揮動翅膀離開。更有一次,聖僧受邀抵達檳城州主持觀世音菩薩六字大明咒法會時,一名中邪的人士前來拜見,聖僧表示三天後一切就沒問題,結果該名人士回去後,折磨他多年的病竟然不藥而自動康復了。

 

(3)、法會殊勝的因緣,親見蓮師


竹旺仁波切於2003年8月來台灣主持六字大明咒共修法會期間的重要開示:本次2003年到台灣,其背後乃一非常殊勝因緣。在他本次來到台灣之前曾親見蓮師,蓮師授記:凡於竹旺仁波切此次到台灣期間參加六字大明咒共修之信眾在中陰身時蓮師都會來幫忙。


(4)、修持四無量心,可以成佛


每次念誦六字大明咒前,必先念皈依、發心和四無量心。四無量心:願一切眾生具足樂及樂因;願一切眾生遠離苦及苦因;願一切眾生不離無苦之妙樂;願一切眾生永離愛憎常住平等捨。我們應該以平等心對待眾生,因為眾生過去曾當過我們的父母,心中就沒有厭惡、憎恨的念頭。一起修持,不要造惡業,彼此要是有憎恨,厭惡會消一切功德的根本。

 

(5)、「我就是佛!」


巴麥欽哲仁波切目前在尼泊爾執行國科會的博士生出國研究,不時會去參訪問候駐在當地的許多偉大的上師與修行人,也常去探望86歲高齡的直貢噶舉大成就者竹旺仁波切,最近一次在2006年五月九日帶芬蘭、南非等法友去晉見時:


竹旺仁波切精神很好,身體看似無有大礙。他為大家開示說:「六字大明咒就是成佛之道路!可以普遍利益一切輪回中的六道有情,令眾生輾轉增上,終而全部臻至淨土。」最後神態自若地告訴巴麥欽哲仁波切說:「我就是佛!」此語若出自一般人,必是驚世駭俗之言,但此語出自竹旺仁波切之口,毫無驕慢、造作與矯飾,只會令人對他以往的開示更具信心。


2006年4月27日巴麥欽哲仁波切帶匈牙利、美國與西藏人去見竹旺仁波切,竹旺仁波切要大家立斷,應當下功夫實修、離於希懼,無始的輪回本身就已經夠了,不要再多打妄想、做計劃。當弟子們問到哪裡修行好?此生可解脫否?世出世法如何兼顧等問題。仁波切開示說,這些妄想只是使原本幻妄的輪回迷夢更加無有盡期,解脫之法只有當下放下、實修。弟子祈他長久住世,竹旺仁波切搖手(巴麥欽哲解讀竹旺仁波切的意思:我已超越輪回,你們在說什麼?)。弟子要與他合影,竹旺仁波切拒絕說:「不要把我放在照片里,要把我放在心裡,依我的囑咐立刻實修就是與我同在。」

 

(6)、有此六字大明咒就有佛教


在傳法時,竹旺上師一再強調一切眾生都是我們的父母,一切眾生都在輪回中受苦,所以我們要發慈悲心使眾生在輪回中得到解脫。竹旺上師表示很高興居士林密宗團能推動六字大明咒,即觀世音心咒的法門,因為這個法門如能很誠心的修習,同時能將咒字持頌得很清晰的話,對佛法的長久住世有很大的利益,同時對眾生和自己也都有很大的利益。藏傳佛教認為佛教的核心就是Om MaNi PadMe Hung,有此六字大明咒就有佛教,雖然現在的藏傳佛教在西藏受到很大的破壞,可是在觀世音菩薩的化身——嘉瓦喇嘛的加持下,念此六字大明咒的法門有復興的現象,而竹旺上師在各國也帶起念此六字大明咒的風氣。


竹旺上師開示修此觀世音心咒法門時,首先要觀想自身就是四臂觀世音,對此我們要有堅定的信心,同時又持誦六字大明咒的話,其加持力是不可思議的。所謂觀想自己為四臂觀世音,不是把我們「變」成四臂觀世音,而是我們原本就是四臂觀世音。因為人人皆俱有佛性,這個佛性也是跟Om MaNi PadMe Hung相契合的,這個是我們必須明瞭的。觀世音精要儀軌的第一句「離戲無見自性空性中」是指佛的法身,法身不是語言所能形容的,他也是諸佛的智慧,一般凡夫所不能瞭解,所以我們要以報身佛的形象來觀想,就是觀自身生起四臂觀世音的形象,我們也俱足觀世音菩薩的如來藏佛性。所以當我們觀想自身是觀世音菩薩,口念六字大明咒,同時心裡也懷著慈悲心時,就跟觀世音菩薩的身語意相融,這樣對我們有很大的加持,也對在六道輪回的眾生有很大的加持力。


竹旺上師接著提醒大家不但是在共修期間要念六字大明咒,在平常生活中有閒空的時間也要念,要如法的觀想自己是四臂觀世音,六字大明咒發音要準確,要時刻懷著慈悲,因為這是個殊勝的法門,所以它的殊勝性就會顯現出來。同時我們要保持我們的心清淨,不要讓貪、嗔、痴心升起,同時要對今生的父母升起慈悲心,以及對六道眾生都是如此,因為六道眾生都是我們的父母。那麼慈悲心是什麼呢?就是願眾生都能離苦,從輪回中得到解脫。所以我們從內心發起願眾生都能離苦得樂的話,就會聚起很大的功德,因為這就是菩提心的顯現。就此菩提心的力量,和觀世音菩薩的加持及佛性的顯露,對眾生有很大的幫助,也對佛法有很大的利益。六道輪回是什麼呢?六道輪回是苦海,我們持誦六字大明咒的時候,能消除每一道的苦因。為什麼叫輪回呢?因為不管是生在哪一道,天道或地獄,都是上上下下的徘徊,像輪子輪動一樣無始無終,沒有盡頭。所以我們持誦六字大明咒時,就能斷除六道輪回的根,因為它有六個字,每一個字能斷除每一道的苦因或根。

 

(7)、試著去完成一億遍的六字大明咒


即使是出家過單身的生活,要修行成功都很不容易,何況在家居士有工作和眷屬,這些都會增加困難。比如說修本尊法,本尊是無執的法身,你不可能一方面執著,另一方面修成本尊。如果你沒辦法很成功的修這些深奧法門,那就多念阿彌陀佛咒、六字大明咒及金剛薩埵咒。要知道,業力跟發心是很重要的,這兩件世事緊密合一的。


仁波切說,金剛薩埵咒、六字大明咒和蓮師咒,都是很重要的咒語。他鼓勵大家找一些人一起作六字大明咒的百萬遍念誦,每個人都能得到這百萬遍的利益。最好在一生中能用這個方法完成一億遍的六字大明咒念誦,當然困難是難免的,但要試著去完成。

 

五、大寶法王噶瑪巴的出生與六字大明咒


(一)一出胎時就身放異香、結金剛跏趺坐並且持誦六字大明咒「嗡瑪尼貝美吽!」——第四世噶瑪巴的出生


洛佩多傑於藏歷金虎年(公元1340年,元順帝至元六年)三月初八清晨誕生於貢波省的阿拉瓏地方。他的父親叫索南•東珠,他的母親佐莎宗著是位智能空行母。當他住於母胎時,就可聽見他在念誦六字大明咒,他的身體經常擺出一些奇特的姿勢使得他的母親覺得搖晃不平穩。當他一出胎時就身放異香結金剛跏趺坐並且持誦六字大明咒「嗡瑪尼貝美吽」,接著他便開始念誦藏文的字母。洛佩多傑的父親對這些現象感到懷疑,但是他的妻子告訴他不必懷疑,因為她懷孕時,夢中已經有很多吉兆顯示將有一位轉世的上師降生。三歲時他被帶往娘坡,在那兒他告訴他的母親說:「我是噶瑪巴西(第二世大寶法王),這兒有我的許多弟子,所以我又回來了,以後您就會知道!」。隨後他自然的以阿彌陀佛的姿勢坐著進行禪定,告訴母親這就是他在母胎中的座姿之一,並告訴他的母親不要向其它人提及此事。洛佩多傑又告訴他的母親他最後將再回到祖普寺及噶瑪貢寺,同時他在中國皇宮中已有眾多的弟子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