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前的回憶

近些天,因為黑箱服貿協議,台灣爆發太陽花學運,立法院被佔,並有數萬人在立法院外聲援支持。

我的思緒回到六年前,2008年3月22日,那天算是這場噩夢的開端吧,然而那時,許許多多的台灣人還並未意識到這是一場噩夢,這一天,台灣總統大選,而我,也正因支持民進黨被中共方面逮捕。

當時的局勢是兩岸關係異常緊張,中共政權認為台灣方面欲搞「台獨」、「分裂國家」。台灣內部,傳出了民進黨貪污醜聞,實際上,這恰恰是國民黨的陰謀,只是為了誘導台灣民眾對民進黨產生失望和不滿情緒。與此同時,在先前時候,連戰和宋楚瑜這兩個台灣叛徒相繼出訪大陸,向中共獻媚,欲展開「第三次國共合作」,以協助中共在台灣的滲透為籌碼,換取中共政權對國民黨競選台灣總統的支持。

另一方面,在中共非法佔領下的西藏地區,一週前在拉薩剛剛發生過爭取西藏權益的和平訴求遭到中共當局血腥鎮壓,卻被中共誣衊為「達賴集團領導的藏獨分子」的「打砸搶燒暴力活動」。那時我還不會翻牆,但透過一些流入牆內的外媒資訊和先前閱讀過的一些關於西藏歷史的資料,也大抵瞭解了整個事件的內幕。對西藏民眾十分同情,以及對中共政權極端的失望。

總的來說,那一年國內的形勢十分混亂。

那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樣起床,打開電腦看一下新聞,得知美國已經派了一艘航母抵達台灣海域。因為中共方面以武力要挾不斷給台灣方面施加的壓力,給人一種戰爭一觸即發的感覺,很多人認為,一旦民進黨當選,便會進行「台獨」,台海戰爭便會爆發。

而我卻意識到,這其實正是中共對台灣的心理戰術,讓台灣人「怕被打」而不敢投民進黨,就像是96年台灣第一次總統大選那時。我深知,如果讓國民黨當選,就連宋先前的行徑來看,台灣勢必將被國民黨拉入和大陸中共政權「合作」的無盡深淵中來。那時香港「自由行」剛剛開放,大批大陸蝗蟲湧港已經對香港帶來了巨大負面影響,引發了香港方面的不滿。如果國民黨當選,那麼其投共的第一個表現估計便是「台灣自由行」,台灣將會成為第二個香港。接下來,應該便是其他方面的滲透,和台灣簽訂許多所謂的「經貿協定」,實則是通過經濟手段實現對台灣的進一步入侵,如果這個計畫成功,中共當局將會不費一槍一彈同化台灣,進而實現對台灣的變相「統一」,台灣的民主將可能不復存在。1949年中共在大陸暴力奪取政權,使中國大陸陷入黑暗的獨裁統治。而現如今,在國共戰爭中僅剩的民主淨土台灣也將不復存在⋯⋯想想簡直是太可怕了⋯⋯

就在這時聽到了半點報時,六點半了,讓我暫時從這思索當中抽離開來,因為上學快要遲到了。我匆匆吃過早飯,便去了校車站點等候校車。

在校車上,我和同學D討論了我的想法,D並不認同,覺得我想多了,說就是國民黨當選也並沒有我想得那樣可怕,說台灣政府應該不會不顧民眾去向大陸妥協,甚至放棄台灣的民主。

整個一上午,我幾乎完全沒有聽進去課,腦子裡想的全是關於台灣的事情。雖然我身為「大陸人」,但是嚮往民主和自由,我不希望看到任何民主的地方就這樣淪陷。

中午,在食堂就餐時,我和J同學因為這個問題發生了爭執,J居然認為,就算國民黨上台可能會帶來這些問題,也總比民進黨上台要好,說民進黨要搞「台獨」,是「分裂國家」,什麼問題都沒有「國家統一大問題」重要。我說,就算民進黨上台真會所謂「台獨」,那麼台灣獨立也就是能救台灣的唯一途徑,我寧願看到獨立,而不是淪陷,和中共統治下的大陸同流合污。J便說我是「漢奸」、「賣國」,並說賭馬英九必勝,我高呼「謝長廷必勝!」,他試圖用比我更大的聲音喊「馬英九!」,於是我繼續加大聲音高喊「謝長廷!」就這樣和他爭執辯論著,引來了食堂許多同學的圍觀。

下午的課和上午一樣,沒有聽進去。我在教科書上默默地寫下「謝長廷加油!民進黨加油!台灣加油!」,想起來上週的拉薩事件,於是又加上了句「拉薩加油!西藏加油!」

因為是週六,放學比平日早,下午三點就放了學。等回家的校車時,我的女朋友L找我說要和我約會。我有些憤怒地說「台灣都要淪陷了,還約什麼會!」她有些委屈,說「台灣和你有何關係,你整天淨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有什麼用」並質問我「台灣重要還是我重要?」我說「在我眼中,沒有什麼比民主和自由更重要!」並反問她「在你眼中什麼重要?約會麼?在民主和自由被肆意踐踏的時候還有心情約會?我不喜歡對民主自由莫不關心的女生!」說完,頭也沒回便走上了校車,聽到身後的抽泣聲,估計L又哭了,但那時的我也早已無暇顧及。

在車上,D說我對L做得確實有些過分了,說我在這裡光說這些紙上談兵的有什麼用,台灣離這裡這樣遙遠,就算真如我所想,也什麼都幫不上,還因此和L吵架,把她傷了。我冷冷地看著D說「那我不紙上談兵!我去做些事情!」D驚恐地警告說「你可別亂來,這裡可是中共統治下的大陸」不過我早已不顧他的話,但覺得之前對L做得還是有些過分,於是在車上給L寫了一封「道歉信」,信中詳細寫了我對「台灣問題」的看法,希望她能理解,並為我不顧她的感受道歉,希望她能原諒,準備週一再見到L時交給她。

下車後,我默默走到電杆前,從書包中拿出馬克筆,寫下「支持民進黨!」、「謝長廷必勝!」、「只有民進黨才能救台灣!」、「台灣加油!」等標語。雖然我知道標語可能不會被台灣那些投票的選民看到,但是至少,能夠警醒一些這邊的民眾吧,也算為台灣的民主貢獻一點點微薄之力吧。

正當我寫完準備離開時,有人把我從身後按住,憤怒地說「這些標語是你寫的吧!想台獨是不是?!」我說「只是希望能救台灣,不想台灣淪陷!」他不理會,說我「放什麼屁」,並拿出行動電話撥打了110報警電話。

幾分鐘後,警車趕到,幾名警察將我押上警車,送到了派出所。他們問了我一些問題,比如「家裡是否有法輪功」、「是否有台灣親戚」、「是否有養螞蟻的」(因為那時剛剛爆發蟻力神群體事件,他們認為我的家裡可能有那次事件中的「受害者」,對政府不滿所以指使孩子這樣做。不過倒是也挺佩服他們的邏輯)。我說都沒有,這些完全都是我自己要這樣做的,沒有任何人指使,我只是不希望台灣淪陷,也被你們佔領、踐踏。他們問我這些想法從哪裡來的,是不是大人「灌輸」的,我說都是我自己想出來的。

然後他們又問我有沒有身分證,我說沒有,不過有護照。接下來他們的神經馬上就像緊繃了一樣,追問我:「護照?!你出過國?快說!去過哪個國家?!」我沒太理會他們,平靜地說:「韓國而已,去年和學校去參加交換項目。」他們又說「好啊,去趟韓國就被洗腦成這樣!」我沒有再理會他們。

之後,他們便把我咱時關在了一間軟壁牢房內,三面都是鋪了軟墊子的牆,一面是鐵欄杆。我心想難道他們還怕我自殺不成?我可沒什麼「想不開」的,而且我認為我做得是正確的事情!真做了「虧心事」可能會「畏罪自殺」,可我行得正言得順為何要自殺呢?!他們警告我,說我已經涉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了,我暗想,我支持民進黨也算「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那麼是顛覆哪個國家的政權呢?顛覆台灣政權麼?

之後,他們中留下一個人看我,剩下的暫時離開了,貌似說是去「開會」。過了一會兒,又進來兩名警察,開始翻我的書包,而且還抽菸。我抗議到「不準翻我的書包!公民的隱私權神聖不可侵犯」並要求他們把菸掐掉,說侵犯到了我的生命健康權。但他們無視我的抗議,還說到了進了那裡就由不得我了。他們翻出了我寫有標語的教科書,說我居然連「藏獨」也支持,我說我不能容忍他們在西藏肆無忌憚的屠殺。接著,他們又翻出了我寫給女朋友L的信,說我還想煽動我女朋友和我一起「顛覆國家政權」。我十分憤怒,說你們無權查看我寫給女朋友的私人信件,而且我只是和她交流政治想法,有什麼錯!然後聽到他們說要去查一下L,我質問道「你們想幹什麼?!」他們說要聯絡我L的家長讓L和我終止交往,我衝他們吼道:「你們沒有這個權利!你們這是在干涉我的戀愛自由權!」而他們卻沒好氣地對我說「你干涉了國家統一和領土完整!」然後便離開了。

我一直被關押至晚上十點中左右,之後我的家長來了,警察說我的家長找了關係給我保釋,叫我寫個保證書。但我起初想要拒寫,因為我認為自己沒有犯錯誤,需要保證甚麼呢?!我的家長勸我不要吃眼前虧,讓我暫時先低下頭寫完保證出去了再說。無奈之下,我寫了所謂的「保證書」,之後警察放了我回家。

離開派出所和家長回家後,家長並沒有斥責我,反倒安慰我,說很理解我的做法。但是叫我以後要注意安全,說公開寫標語的做法實在風險太大,不可取。

之後我看了新聞,謝長廷落選,我痛哭了一場⋯覺得台灣似乎真的要沒有希望了⋯

然而一天後,我正在家睡覺,卻又被派出所的電話吵醒,說叫我去做筆錄。到了派出所後,來了幾個自稱「國保」的人(說實話,當時我聽到這個詞語時首先想到的是熊貓⋯)。「國保」問了我幾乎和昨天警察問的同樣的問題,比如家裡是否有法輪功之類⋯然後又是各種做筆錄、按手印⋯後來,家裡找了在安全局的親戚,正巧他有個同學在「國保」,把這件事擺平了⋯後來聽說,那天我被捕後,派出所將我的審訊材料報上去後,引來了「國保」的注意。如果不是我親戚找同學幫忙擺平,我可能真的會遇到麻煩。其實那時,我遠遠不知那個被稱作「國保」的機構的恐怖。後來,隨著經常上推特,瞭解到了許多推友的經歷後,才知道這個機構的恐怖之處,其本質和前蘇聯的KGB,以及納粹德國的蓋世太保是一樣的。有時想起有些後怕吧,但是並不後悔,畢竟一生中能和這樣的機構打過交道也算難得呢。

週一回到學校後,J譏諷地對我說「看到了吧,民進黨不得人心,台獨不得人心,你還白白被抓進去一回」,我只淡淡地回了一句「走著瞧!」

之後,L說警察電話打到了她家裡,找她家長談了,她家長把她訓斥了一頓,讓她和我分手。我說「我也不強留你,分手吧!」事後聽她哥哥H說,她其實很喜歡我,那件事後一直哭了好幾天。但我說我不後悔,在愛情和自由之間我寧願選擇自由,而且我也確實不希望連累她。

那一年,我14歲。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可能是警方看我年齡小,儘管我當時一直在抗議,但是他們並未對我使用暴力,可能是害怕真的出什麼事,引發社會甚至國際負面輿論罷。

現如今,我已即將離開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前往澳洲留學。回想六年前,我並不覺得後悔,儘管當時的做法看似幼稚,儘管並沒有對大選構成什麼實質性的影響,國民黨還是當選了並且今天我當年所懼怕的噩夢也真的不可避免地來臨了;但是至少,在當時,以那時我「獨特」的方式,也是盡力了⋯⋯

對於六年前,我僅僅14歲,便能有那樣的想法,並且不畏強權做出那樣的舉動,我依舊引以為豪!

絕不後悔!絕不遺憾!

Never sorry! Never forgive!

 

2014.03.24 晨

 

(本文搬運自本人Facebook)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