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走進騰格里

走進騰格里(節選)

學群

  這是我第三次走進沙漠。每一次,沙漠總是讓我變得跟一個小孩子似的。

  先是騎在駱駝上往沙漠里走。就這樣,沿著沙地的起伏一路走下去,把身後的那個世界遠遠地甩在沙漠以外,甩掉人身上一切多餘的東西。

  晚餐就在沙地上進行。兩只饅頭,一瓶水,再加上一點取自沙漠的野菜,就這樣幾樣東西。麵包、水和鹽,人的生活,最基本德無非就這幾樣東西。幾千年幾萬年,真正支撐起人類歷史的,也就是這幾樣。

  晚飯之後,夜色漸漸從沙地的低凹處爬上來,漫過沙丘,將天空也浸入其中。這不是一般塗抹在物體上的黑色,這是幽邃深遠的晦暗,是億萬光年的未知領域。滿天星光在閃爍。多少年不曾見過如此繁浩的星光,彷彿天空把這麼多年的星光一齊拿到這裡來閃耀。

  暗黑中,身子下面的沙丘彷彿在不斷隆起,直到接近天空的高度。我彷彿是在地球的最高處,靜靜地、靜靜地面對浩瀚的星空。幽邃的夜空下,整張大地剩下來的就只有寧靜,原來這寧靜中有著永恆的東西。、

  月亮升起來。這曾在千里之外照亮過童年的月亮,在李白的吟詠里傳遞千年的月光,有著嫦娥和桂花樹的月亮。我們大老遠地趕來,來到沙漠中間,就是為了這輪月亮!

  就像沙漠一樣簡單地面對,面對月亮,面對天空,很多年不曾這樣靜靜地面對。天空是靈魂一樣的藍色,一輪明月就懸在靈魂中央。與身後無垠的宇宙相比,它是多麼渺小。可是從那裡傳過來的光輝,卻把大地照亮——對於我們來說,是這麼遼闊的大地。月光就像濃情的乳汁,在地面上流淌。這餵養靈魂的乳汁!

  月光牽動人最深處最悠遠的東西。早在生命出現之前,月光就已經牽動海潮;早在我們出現之前,月光就已經牽動母性的血液。現在,它是如此深刻地牽動我。我感到,我所要表達的,全都在那月亮上。你沒法把你心裡的東西說出來,月亮靜靜地把你要說的全部都鋪在你面前。你一動,就有一道道逶迤的線條跟著你。你每走一步,都把沙漠、把大地的起伏、把遍地月光牽動。

  在我駐足的沙丘上,月光顯得特別明亮。明晃晃的沙地上,一隻甲蟲爬過的痕跡顯得格外醒目,六條腿,每一條都拖著一道帶痕。在我的眼裡這就是一部沙之書,一部自然的聖經。在這裡,一隻蟲子的吟詠,一縷風,一一株草,還有這充騫天地間的寧靜,都帶著哲人的意味。

  沿著沙地的起伏往回走,人類的世界在地平線以下閃爍。城市就像大地上吵鬧的星群。我知道,我還得會到那個世界里去,用自來水沖洗身上的汗漬和沙粒,然後把襪子和鞋穿上,用漢堡包、用啤酒填滿腸胃,用燈光和電視照耀空余的生命。我沒有辦法像那些蟲一樣一直生活在這裡,不能像一根駱駝刺把根扎在這裡,甚至不能像一匹駱駝。我只能回到剛剛詛咒過的物資中去。不能留下,就把這裡的天空,這裡的沙漠,這裡的夜裝進胸間,帶回去,讓它照亮我的精神,讓靈魂有一個呼吸的地方。

(轉自「2011年普通高等學校招全國統一考試(福建卷)」語文試卷;原文摘自《生命的海拔》,有刪節)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