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波波折折的入台申請

一個多月前,我的入台申請算是徹底失敗了。當時心情比較差,一直沒什麼心情來寫。正好現在趕上有關台灣政黨輪替後的兩岸關係的民運會議,我將在明天講有關中國難民赴台的困境,決定將我整個波折的申請入台到最終失敗的歷程寫出來。

因我作為中國政治難民的特殊身分。雖然身為澳洲永久居民,但因無中國護照,僅僅有難民旅行證,而申請入台異常困難。現在就來回顧一下我申請入台的整個歷程。

早在去年年末,獲得澳洲政治庇護後,就準備出國一遊,放鬆一下。畢竟庇護申請處理期間不方便出國,感覺自己在澳洲憋了太久。

首選的旅行國家便是台灣,因爲自己一直很喜歡台灣的風土人情,還有美味的台灣小吃,最愛吃台南的肉圓還有蚵仔煎,在中國時曾經去過台灣2次,在台灣也有很多朋友,多年沒見他們也比較想念。另外等待庇護申請期間精神過於緊張焦慮,因而導致了頭暈等身體上的不適,在澳洲也沒有檢查出個四五六來,而台灣的醫療健檢也比較發達,因此亦準備在台灣做個全面的健檢,看看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於是我先向澳洲的外交部申請了難民旅行證,2週後便拿到了。這點上要讚一下澳洲,據說在美國申請難民旅行證(回美證)要好幾個月甚至半年才能拿到。之後便拿著難民旅行證去了布里斯本的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準備申請台灣簽證。然而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給我的答覆卻是他們之前接到過台北的命令,不接受中國難民持難民旅行證申請台灣簽證或入台證。後來透過和其他異見人士交流得知,原本陳水扁時期中國政治難民赴台是沒有問題的,而馬英九上台後,為了向中國獻媚,向各國的台灣駐外辦事處下達命令,要求他們不得接受中國政治難民持難民旅行證申請任何種類的入台許可文件。

無奈只好暫時作罷赴台旅遊的打算,而是去了澳洲的鄰國同時亦是對澳洲公民和永居均免簽的紐西蘭。其實去紐西蘭時已經等於法理上踏上了台灣的領土,因爲我搭乘的是台灣的中華航空的飛機飛往紐西蘭,而根據國際法,各國的船舶、航空器均屬於該國領土的延伸。不過登機時還受了些阻礙,華航的地勤人員認為持難民旅行證不能享受紐西蘭的免簽,而險些拒絕我登機,最終在華航致電紐西蘭移民局後,得到答覆只要是澳洲永久居民,無論持何證件,無論是護照還是難民旅行證,均可根據《跨塔斯曼海旅遊協定》享受紐西蘭的免簽和無限期逗留、學習、工作的待遇,才讓我登機。後來華航的態度還不錯,可能是看差一點沒讓我登機覺得愧疚吧,在我登機後居然主動免費給我從經濟艙調換到了商務艙。無論怎麼說,這次我算是成功踏上了台灣的延伸領土。

今年1月16日,台灣再次大選,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當選新台灣總統,並於正式5月20日就職。於是,我決定嘗試下在民進黨新政府上台後,再次申請赴台,看看入台政策是否有改變。

7月1日,我填寫了中華民國簽證申請表,持申請表和難民旅行證再次前往布里斯本的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然而,我卻被告知,目前他們依舊不接受難民旅行證申請簽證。當我告知他們該旅行證前往紐西蘭等國、申請簽證等均無問題時,他們稱每個國家都有不同的規定,並告訴我是哪個國家的國籍就應該用哪個國家的護照來申請簽證。我說自己是中國政治難民,雖法理上還屬中國國籍,但已無法再接受中國的領事保護,無法再取得中國護照。他們稱沒有辦法,他們僅受理簽證和入台證申請,按照規定申請簽證需要中國之外的護照,申請入台證需要中國護照,但均需要護照,難民旅行證不在此列。我最後問他們,現在台灣新政府已經就職,規定政策就沒有任何改變嘛?他們稱如果有如此重大的政策改變,一定會接到台北通知,但目前他們尚未接到任何相關通知,但說可再向台北確認下,讓我留下聯絡方式,稍後給我答覆。

然而等了許久之後,依舊未接到布里斯本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的電話,之後再次致電他們詢問,他們稱規定還是未有任何改變,我依舊不可以用難民旅行證來申請赴台觀光。隨後,我致電了台灣總統府,反映我作爲中國政治難民申請赴台觀光遭拒的問題,得到的答覆確實他們受中國打壓也沒有辦法,甚至稱很多在海外的台灣人受中國打壓找他們也都束手無策。而在這時,網路上又相繼報出了同樣持難民旅行證,流亡美國的民運人士唐柏橋郭寶勝來台受阻,並致信台灣總統蔡英文,最後他們得以專業人士來台的入台證赴台。唐柏橋亦指出,目前中國難民赴台受阻,主要是因馬英九在2011年出台的相關法令(俗稱「2011惡法」所致),要求新政府儘快廢除2011惡法,不要馬規蔡隨。

透過唐柏橋和郭寶勝以專業人士入台的案例,我想到或許以非觀光的名義申請入台可能不會遭拒。因我赴台亦有做健檢的目的,因此我聯絡了台灣的旅行社,準備直接向台北的移民署申請健檢醫療的入台證。然而在和移民署就我申請健檢醫療入台證的交涉當中,同樣因我無中國護照和身分證受到了阻礙。我隨即和郭寶勝討論了我的情況,在郭寶勝的建議下,我於7月15日寫下了關於中國難民赴台困難問題的第三封公開信,並同時亦發表至玫瑰中國博訊。隨後一些民運刊物和網站紛紛對我的公開信進行轉載,郭寶勝亦幫我將公開信投至《民報》,使Yahoo、《自由時報》等主流媒體亦開始關注並報導此事。18日,我將該公開信連同媒體的相關報導及其他中國難民來台受阻的情況一同寄往了台灣總統府,3天後,該信已寄達總統府並被簽收。

7月29日,總統府發文回復稱已將我所反應之情況轉至行政院秘書長處理。而幾乎與此同時,移民署辦理健檢醫療入台證那邊亦聯絡了我,詢問我目前的國籍狀況,是否還具有中國國籍,我說從法理上還有,且我的難民旅行證上寫的國籍仍是「CHINESE」,只是中國當局因政治原因不再發給我護照,等同事實上的無國籍。移民署又問我是否能提供舊的中國護照影本,我找了一下,雖然原護照已無,不過所幸電腦中保留有掃描檔案,提供給了他們。幾日後,移民署給我回電稱因爲我澳洲難民旅行證上的名字和中國護照上的名字不一樣,讓我將改名契拿到台灣駐外機構認證,說之後可用旅行證配合舊中國護照影本及認證後的改名契作為身分證明文件來申請。

我隨後再次前往布里斯本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將澳洲的改名契做了認證。這時台灣又在8月9日給了我回信,行政院將我的信轉至了內政部移民署,內政部移民署的回信中明確表示了根據現行法令《大陸地區人民來臺從事觀光活動許可辦法》我無中國護照只有難民旅行證不可以申請赴台觀光,但根據《大陸地區人民進入臺灣地區許可辦法》我可申請健檢醫療入台證。

有了移民署的書面答覆,我便開始透過台灣的旅行社聯絡醫院,開始申請健檢醫療的入台證,按照要求提供了所需的資料。申請中因為是線上申請,需要在系統中提供身分證號,而我的身分證亦早已被註銷,身份證號也早忘了,好在移民署根據我先前在中國申請來台時的紀錄幫我查到了身分證號,遞交上去了申請。

然而沒過多久,申請便被移民署退了回來,稱我所附的作為資金證明的白金信用卡上的名和我旅行證的名不一樣。我向移民署解釋說和舊名一樣,而且已經附了認證過的改名契。移民署說信用卡明必須和當前名一樣,讓我要麼更改信用卡上的名,要麼以銀行的存款證明替代。由於我的白金卡是中國的銀行發的,無法去更改卡上的名,而在澳洲的銀行我又暫時不符合申請白金信用卡的條件,於是只好去銀行開了存款證明,重新遞交了申請。

本以為這樣就沒問題了,但申請又被退回,移民署稱存款證明上沒有註明幣種,而我去銀行開存款證明時,銀行說澳元存款都不會給額外註明,外幣存款才會註明。於是給移民署回覆,說很明顯存款證明就是澳洲的銀行開具的,默認就是澳幣。

這次移民署接受了,於8月15日批給了我健檢的入台證。惟入台證上寫著「入境應備尚餘6個月以上效期之大陸地區旅行證件」,而我所持的是澳洲的旅行證,非「大陸地區」旅行證件,於是又聯絡移民署要求更改。移民署稱專業人士來台的入台證因先前有難民來台的情況可以直接改,而健檢入台證先前主要針對大陸申請人,系統無法直接改,他們需要調整下系統,要我耐心等待。

本以為只要等下去,等移民署更新了他們的系統,更正了我的入台證,我的赴台只是時間問題。然而,8月中旬,先是移民署說他們開了一個聯審會,通過了我的申請。但隨後,醫院那邊聯絡了我,稱移民署一位郭姓職員給他們打了電話(但未講說了什麼),他們不再敢擔保我的入台申請,決定向移民署撤銷我的入台證。由於健檢入台證由醫院負責申請,醫院亦有全權隨時撤銷入台證。我又聯絡了移民署,而這時移民署卻踢起了皮球,不承認他們有給醫院打過電話講過甚麼話,甚至否認他們有姓郭的職員,聲稱醫院要撤銷我入台證讓我去和醫院協商。

旅行社分析應該是移民署向醫院說了我是政治難民的事情,說了些駭人聽聞的話,醫院作為生意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敢再接我的申請。我又嘗試和醫院交涉,醫院又稱是因為認為我「不是中國公民」、「不適合以健檢入台證申請來台」,我向醫院提供了移民署給我的回信明確表明了以我目前的身份可以申請健檢入台證,但最終醫院還是撤銷了我的入台證。

後來旅行社在我的一再請求下,又幫我找了另一家更大規模的醫院,提前告知了我的中國難民身份,並提供了我和移民署的書信往來,想提前將我所有的情況都告知醫院,如果最後醫院還是接到移民署電話,可能不會撤銷我的入台證了。醫院比較謹慎,要由院長來決定是否接我的申請,後來甚至又讓我寫了切結書,要我保證訪台期間不參與一切政治活動,防止給醫院帶來麻煩。最終,醫院決定接受我的申請。

經過這番折騰後,重新申請入台證時,已經到了9月末。移民署稱我所提供的銀行存款證明已超過1個月,要我重新開具。開了新的銀行存款補上後,移民署又稱複審被退回,因我申請中所報的預定入台日期過早,而我的申請需要經過聯審會,要我更改預定入台時間。而這時,醫院卻說不願意再為我擔保了,因為先前從來未遇到過需要聯審會審查的情況,不敢再擔保我的申請。

兩次申請,最終均以失敗告終,一次被撤銷入台證,一次又在申請途中被撤回。雖然我完完全全按照移民署的要求準備申請文件,最終移民署也都滿意,但最終醫院卻因知道我是政治難民、遇到聯審會審查,而出於「怕事」,不敢再給我申請。

唐柏橋、郭寶勝等流亡海外的中國難民,最終以專業人士來台申請到了入台證。然而,對於大量流亡海外的中國難民,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被認定為「專業人士」,且亦要有台灣機構的邀請和擔保,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找到邀請機構的。看似以健檢醫療申請入台證可能適合所有中國流亡難民,透過旅行社找到醫院,繳納健檢的費用就可以申請,然而經過我親身的實踐,發現實際操作中並不可行。最主要的問題在於,擔保專業人士申請入台證的大多是非營利機構,有些甚至就是關注中國人權的機構,和移民署再怎樣聯絡,遇到任何麻煩,都會耐心協助申請人解決;而醫院畢竟作為營利機構,是生意人,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想「悶聲發大財」,甚至礙於中國的壓力,一遇到什麼情況就選擇逃避,不敢再擔保申請人的申請。

因此,要徹底解決中國流亡難民赴台的問題,還是需要修法,修改《大陸地區人民來臺從事觀光活動許可辦法》,讓無護照的法理上還為中國國籍的申請者可直接使用護照的替代品——難民旅行證,申請觀光入台證。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