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發某篇伸冤書(謝絕跨省)

尊敬的領導:您好!我叫趙輝,今年27歲,家住河南省商丘市夏邑縣段小街。我以前很不懂事,媽媽催我結婚我總是不答應。今年才答應媽媽要結婚了,媽媽很是高興,商量著給我蓋房子。去河南省商丘市夏邑縣城關鎮政府提交蓋房申請,城關鎮政府百般推諉,不給回復,讓我媽去縣政府問問,我媽很是著急,為了不耽誤我的終身大事,我媽就書寫了一份申請書,報給縣政府有關領導,希望他們能解決我們的蓋房問題。縣領導回復,讓我媽媽耐心等待,盡快給我們一個解決辦法。 3月8日,一大早我們全家都去上班了,就剩媽媽一人在家,操持家務,晴空霹靂,中午11點左右,我哥哥給我打電話告訴我媽媽被關押在城關鎮派出所,我趕到派出所見到媽媽時,媽媽已經不能說話了,外貌更是慘不忍睹,半張著嘴,呼吸困難,面部多處瘀傷,脖頸隱約有被掐過的痕跡,當時,有5名警察圍在我媽身邊,於是我就問民警,是什麼原因把我媽媽帶到這裡來,是誰把我媽媽帶來的,我媽媽怎麼會這樣,他們不搭理我,然後我就說我媽媽都這樣了怎們還不送醫院,於是他們斥責我說:「你怎麼不知道我沒打120」,大概5分鐘之後「紅十字醫院」的急救車才到城關鎮派出所關押我媽媽的地方(紅十字醫院距離城關鎮派出所步行只需要3~4分鐘),只有我和一名戴眼鏡的警察用擔架抬上救護車,其他警察袖手旁觀。趕到醫院送進搶救室,這時我嫂子也趕到了醫院那名帶眼鏡的警察說:「你們都別進,這事你們不要管了」,然後我們就在外面等候。當時我腦子一片空白,一會兒我看見媽媽,被推出急救室,我慌忙去大門旁找我嫂子,詢問醫生後得知媽媽被送到了2樓,等我倆趕到2樓,還沒來得及看媽媽一眼,就聽到一聲詢問那個帶眼鏡的警察要不要轉院,那個警察說:「轉院」,我轉眼看了一眼媽媽,媽媽當時半張著嘴,嘴唇發紫呼吸更加困難,等我趕到人民醫院的時候,主治醫生似乎有拒絕接受病人的意思,並告訴我你媽媽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讓我做好心理準備,當時我下意識的看了下時間,已經是中午12時左右,醫生就告訴我們你們母親心臟已經停止跳動,我們盡力搶救。大概搶救了半小時左右,宣告死亡。
事後得知,上午9點左右有4名警察開著一輛警車來到我家,沒有任何傳喚文件,要求我媽媽去派出所,我媽媽拒不同意,然後其中一名警察打了一通電話後,強行把我媽媽拉上了警車,我媽媽要求回家換一雙單鞋,換完後又被那四名警察連拉帶拽押進警車,當時那四名警察並未通知家屬。試問,你們在沒有任何傳喚證,拘捕證等任何文件,有何權利限制一個老百姓的自由,我們至今都不知道媽媽犯了什麼法,已經到強行拘捕的地步。我大姨得知我媽媽被派出所強行拘捕,先我們一步去到了派出所,然而現在我大姨也不知道被他們私自關押到了哪裡,失去聯絡,至今已經56小時,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我們不服,於下午2點左右伴隨我爸爸帶著媽媽的屍體去城關鎮派出所討要說法,到達地點,派出所早已人去樓空,大門緊鎖,城關鎮政府,縣政府也是大門緊閉,空空如也。期間沒有任何人過問此事。3月9日,凌晨2點多,在我母親屍體停放處,突然湧來10余名人,不知是何身份不顧我和我們全家人的阻止,強行帶走母親的屍體,我們繼續追趕,豁出了性命才在距城關鎮政府10來米的地方攔截下來母親的屍體,為了尊重亡人我們決定就在那搭起靈棚,陪伴我母親。然後我們看到源源不斷的人湧來,在我們對面監視,凌晨4點左右,突然間有兩輛大巴和10來輛警車停在我母親那裡,我和我哥頓時被200余人包圍,毆打撕扯,搶走了我和我哥身上的錢包﹑手機和拍攝有搶奪屍體照片的數碼相機,我和我哥的眼鏡,我們就看不清東西了,隱約看到這200多人有的身穿警服,有的是便裝,然後我倆被強行塞進2個警車,駛進城關鎮政府大院,扣押了8個小時,期間滴水不供,被四人分別鎖住了雙腿雙手,絲毫不能動彈,我媽媽的屍體不知趨向,期間我爸爸被人群衝散,不知道趨向,至今不知下落這一切都是城關鎮黨委書記畢明德指使,我想請問作為一個鎮政府的黨委書記你有什麼權利扣押我父子3人?我的父親也在這天凌晨4點多的時候不知道扣押在什麼地方,到現在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古語說百善孝為先,在最需要我們盡孝道的時候,我們卻被扣押,母親屍體不知趨向,這讓我們情何以堪,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希望領導能為我們伸冤。
3月9日早晨,我們家的老人,去城關鎮院內找書記畢明德質問扣押我倆的理由,畢明德早已沒了蹤影,無一人問津,直到10點他們才找到一個負責人孟鎮長,百般哀求,放我倆出來盡孝道,孟鎮長才說我私自放人,隨後就出去打了一個電話,便失去了蹤影,到12點,才從新找到了孟鎮長,放出了我倆。我們回到家以後,母親的屍體已經被擺放在我家。我詢問我嫂子才得知,母親的屍體是在凌晨5點左右被一人騙開我家大門,200多人直接衝進,不顧我嫂子和我妹妹的阻止,不斷恐嚇半小時之久,我嫂子和表妹傷心過度,失去了知覺,這200余人趁機把屍體放在屋內,然後退出並包圍我家所有出口。截止到目前,我家所有親屬的通訊設施全部被監控監聽,我們已經沒有了任何辦法,只能求助網友來幫助我們,我們所發的帖子全部被刪除,唯一的途徑也被他們切斷。 這封信是通過非常艱難的途徑才傳到您手裡,希望您重視。以上句句屬實沒半句虛言。我的電話: 15837041508

現在的什麼社會竟然還有如此的事情 兄弟姐妹們 各自想辦法 把這信傳到各地媒體各地記者手裡 再慢慢傳到國家主席那裡!!!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