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業了,也結束了——大學預備課程的結課感言及紀念一段剛剛逝去的感情

上週四,伴隨著最後一科考試的結束,歷時7個月的大學預備課程終於結業了。之後隨著課程一起結束的,還有一段不到半年的感情,但卻幾乎是我現實中的第一段感情。

去年年末,拿到澳洲政治庇護後,我決定到澳洲昆士蘭大學(University of Queensland)就讀,被告知我準備讀的資訊科技課程需要高中數學的基礎,而我無他們認可的高中數學學習(澳洲大學本地學生招生不認可中國的高中教育,而且我本來高中也未讀完,只有同等學力證而無畢業證),並建議我可入讀昆大附屬學校(UQ College)的大學預備課程(Tertiary Preparation Program),來滿足數學的要求。我隨即電話聯絡了昆大附屬學校,詢問有關大學預備課程。得知這個課程是澳洲政府資助課程,因此僅面向本地學生,即公民和PR,且不收學費。隨後,我前往了昆大附屬學校,是位於昆士蘭大學聖盧西亞校區內的一幢砂岩教學樓,填寫了報名表格,預約了面試時間,並領取了一些資料。

在資料中,我暸解到大學預備課程是相當於澳洲高中的課程,主要提供給在澳洲高中成績不理想或選錯課(未選大學意向專要求的課程)的本地生來提高大學入學分數(entry rank)及滿足課程要求,以及畢業工作多年想重新回大學入讀者來複習高中內容,還有就是未在澳洲讀過高中的移民和難民(有些相當於中國的高考複讀班的感覺)。課程在28週的兩個學期中(每學期14週),將大學所需的高中知識講完,其中英語和數學是必修課,另可在化學、生物、心理學、經濟、商業管理等課程中最多選修3門課程,而數學又分數學A和數學B,數學A大致相當於中國和台灣國中的數學水平,數學B則相當於中國和台灣高中的數學水平。

我在中國時,因遭受迫害,精神抑鬱,高中只剛開始上便休學了。而這段缺失的高中經歷,亦是我的一大遺憾。因此,我便決定選滿3門選修課,來讀完這個課程,獲得相當於澳洲高中的學歷,來彌補這個遺憾。數學課程我選擇了數學B,另外又選了化學、生物和心理學,因爲我比較喜歡研究理科,同時對心理學也較有興趣。

幾天後,我再次前往昆大附屬學校。校長亞瑟對我進行了面試,主要問了我為何要上這個課程,要選哪些課,學完這個課程後到昆士蘭大學準備讀哪個科系等。我向他講述了我在中國受迫害高中未能讀完,及來澳尋求庇護的經歷,亞瑟表示很感興趣。亞瑟還告訴我說,根據我選的科目,如果過了我不僅僅可以就讀資訊科技科系,昆大的大部分科系我都可以就讀,問我是否考慮其他科系。我於是看了亞瑟給的科系列表,並考慮就讀昆大的自然科學系,因爲自己從小就對自然科學很感興趣,對自然、宇宙充滿了好奇,且自然科學系中亦有和資訊科技相關的電腦科學專業。後來我又看了雙學位相關資訊,決定讀自然科學/人文科學雙學位,因爲自己除對自然科學外,亦對人文科學中的政治很有興趣,畢竟自己一直在從事政治活動。

後來我暸解到,校長亞瑟亦曾中學輟學,工作多年後自學了高中課程,之後讀了大學,因而意識到可能有很多人因種種原因學業中斷,工作多年後想要重學高中課程以便重返校園,於是便建立了昆大附屬學校,設立了大學預備課程,來為有這樣需求的人提供一個機會。

今年一月,在我從紐西蘭旅行歸來後,這個課程便正式開始了。由於這個課程僅面向本地學生,因此大部分同學都是澳洲當地人,亦有少數移民和難民,來自南韓、阿拉伯、非洲、越南、香港、中國等國。年齡的分佈也比較廣,雖然大部分都是青年,亦有已結婚育有小孩的,甚至還有老年人。

老師們也是來自被同背景,教學風格多種多樣。有風趣幽默的心理學老師兼課程協調人科文老師,對學生稍稍有些嚴格的生物老師格蘭特,學富五車如教授一般的化學老師艾略特,熱衷文學和政治的英語老師史壯。還有一些同樣是移民的老師,如來自馬來西亞的數學老師帕拉拉,來自紐西蘭毛利族裔的心理學老師麥克勞德,以及來自印度生物老師的罕。史壯老師同時還是一位作家和記者,關注難民等議題,英語課上講到難民時,還請我和一位來自蘇丹的難民學生講述了我們流亡的經歷。

在課程中,我收穫了許多,不僅僅是得到了知識,同時亦彌補了缺失的高中經歷。我結交了許多不同背景的朋友,同時亦經歷了一段感情,一段算對我來說是真正初戀的感情。

儘管之前交往過一些女生,但因那時休學與學校隔離,沒有多少機會在現實世界中接處同齡的女生,因此基本上都是網戀。而這段感情則是一段真真切切的,完全是在現實中的感情:在現實中相識、在現實中告白、在現實中交往⋯她是來自中國的女生,和我好多課程都在一個班,逐漸我便迷上了她。告白時,還有些緊張,畢竟先前從未在現實中面對面地對女生說過「喜歡你」⋯她開始時有些猶豫,後來不知不覺地,我和她越來越近,並走到了一起。我們曾經一起約會,一起逛街,一起吃飯,一起看電影⋯

經過了半年多的學習,有時覺得時間過得好慢,有時卻又覺得好快,不知不覺中,我們到了最後的考試。最後考的科目是心理學,考完之後,便是結業典禮。結業典禮上,校長亞瑟祝福大家順利地完成了這個課程,並頒發了結業證。上週末的時候,所有科目的考試成績都出來了,我全部通過,可以順利入讀來年的自然科學/人文科學本科雙學位了。

然而隨後,我的那段感情也走向了盡頭。在交往當中,我和她也出現了不少分歧,最主要是在政治上,她不同意我的政治觀點,亦反對我參加政治活動。我和她的理想與理念亦不同,我追逐自由,而她希望有穩定的家庭和安全感。課程結束後,她和我談了幾次,問我到底要不要再繼續下去了,最終,我們分手了。或許,我和她本就不屬於一個世界,都只是彼此人生中的過客罷⋯

想起我最喜歡的歌手,Beyond中的黃家駒,亦曾有過類似的一段初戀。家駒的女友追求家庭,而家駒「不羈放縱愛自由」,愛玩音樂,「吊兒郎當」,無法給他的初戀女友保障和安全感,便提出了分手⋯

無論發生甚麼,第二天的太陽還是總會升起。一段經歷的結束,代表著另一段經歷的開始。結局有時往往並不是最重要的,而重要的是過程,那走過、愛過的經歷,以及所帶來的人生的經驗和教訓,或多或少地影響著今後的決定。一切還是要向前看,總結過去的經驗教訓,面對未來,走下去!

最後,附上結業照,和一些老師們的合影留念,及一曲家駒的歌,來紀念這段結束的經歷,逝去的感情和逝去的她。

Posted by UQ College on Thursday, August 18, 2016

 

與老師們合影留念~ With my teachers~

Posted by Anthony Shu-jen Chang on Thursday, August 18, 2016

 

 

2016年8月25日 晨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