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談美國加大中國學生會抗議達賴喇嘛事件(挪威西藏之聲訪談)

 

美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UCSD)宣佈將邀請達賴喇嘛尊者出席今年6月的畢業典禮,該校名為「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的團體隨後發表聲明,抨擊校方這一決定,並揚言將採取「強硬措施」予以抵制。曾經在澳洲與達賴喇嘛尊者見面,並勇敢寫出感想的中國留學生張樹人接受西藏之聲的採訪,談論了他對這起事件的看法。

「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的團體在該份抗議聲明中提出,對於達賴喇嘛將於6月到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竄訪演講」一事,該聯合會已迅速聯繫中國駐洛杉磯總領事館,「在等待總領館方面統一指示」,並已向校方相關部門提出「嚴正交涉」,對「打著傳播宗教信仰的旗號,對政治和歷史進行抹黑的行為」將「決不姑息」。

自稱代表中國留學生的「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還在聲明中以中共宣傳措辭指出,達賴喇嘛「不單純是一個宗教人士,更是一個長期從事分裂祖國,破壞民族團結的政治流亡者。」校方邀請達賴到訪的行為「不僅干涉了中國的內政,傷害了廣大UCSD華人學生學者的感情,更是給中國和這些國家的關係帶來了消極影響。」

有網文稱邀請達賴喇嘛出席畢業典禮的外國大學,都會被中共列入「黑名單」,並有可能對這些學校的中國留學生的學業證書不與承認。

若這種說法屬實,那麼公開向外表明抗議立場,是否可被看作學生們的自保行動?澳洲中國留學生張樹人向本台表示,學生們就算要自保,也應該是抗議中共,而不是抗議尊者。

張樹人:「對於這種說法,我自己並沒有聽說過。因為我住在澳洲,據我所知澳洲並沒聽說這種情況,然後對美國的情況也不是特別瞭解。但是你講的情況屬實的話,我也不認為中國留學生抗議尊者來訪,是對他們的自我保護。因為我認為,這屬於對宗教、言論自由的侵犯,中國學生如果要自我保護,他們不應該抗議尊者,應該抗議中國這樣的行為。

參與抗議的中國學生,是為保護自己或國內家人,而急於向祖國表忠誠?還是在中共長年洗腦下,無知排斥達賴喇嘛?

張樹人以自己的經歷分析道:「透過上次(2015年)中國留學生見尊者這個事情來看,有一部分同學是出於自我保護。當時去的人並不是很多,有一些同學他們確實對尊者比較感興趣,但是怕見尊者,他們怕見了尊者以後,回中國會有麻煩,或者說他們的家人會遇到麻煩。而且我自己見完尊者以後,確實我的家人再次被中國的公安人員騷擾了。

但是另一部分,據我的觀察應該說是大部分的同學, 他們不僅僅是出於自我保護,而是因為長期以來,被中共集權政府進行洗腦式宣傳非常嚴重,這樣的洗腦宣傳讓他們完全失去自己去獨立思考問題的能力。他們對於西藏問題、對於尊者的態度和看法,完全和中共官方宣傳保持一致,他們就認為中共政府講的就是真理,他們拒絕外界帶給他們新的資訊,也拒絕自己透過網路,或者其他的手段去自己找尋事實和真相。

對於這些同學, 我有嘗試過給他們看一些關於西藏的資料、書籍,但是有很多同學他們直接就拒絕去接受、拒絕去看這樣的書,他們就說達賴喇嘛就是在分裂中國,所謂的『中間道路』實際上就是要分裂。

所以說,一部分是出於恐懼,或者自我保護;另一部分就是洗腦太嚴重了。

而據《大紀元》新聞網報道,「中國或取消加州大學學歷認證」的新聞不實。報道指出,學歷認證的「擔心」是被《環球時報》製造出來的,並被其它海外中文媒體放大炒作。

達賴喇嘛尊者出訪各國,受高等學府爭相邀請分享慈悲觀念與快樂之道已成常態,而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於2012年就曾邀尊者出席校方的公開活動,併發表演說。此次該校中國留學生團體的抗議,是否為特別案例?

張樹人:「我認為這並不屬於特別的案例,因為每次尊者訪問高校,還是舉行講法活動,都有一些中領館組織或資助的抗議。比如說,上次尊者到訪澳洲的時候,他無論去哪裡,都有一些所謂聲稱『雄登』(既『凶天』組織)支持者在外圍抗議。而根據資料顯示,這些聲稱『雄登』支持者,其實就是受了中領館的資助。

對於尊者在學校之外的演講,比如說僅僅是講法活動,中國方面打壓、抗議的力度並不是很大。但是中共官方對於尊者在學校的演講,他們的打壓力度會更大,因為學校里有很多的中國學生,他們(中共)懼怕中國留學生透過跟尊者的交流,瞭解到關於西藏的事實,而不再被他們洗腦控制。因此這樣的行為是屬於普遍存在,並不是屬於特別案例。

有評論人士認為,「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的抗議,與美國新任總統川普的對華政策有關,張樹人亦表示這種分析有一定道理。

張樹人:「首先您提到川普的對話政策,美國總統川普上任以來,他一直保持孤立主義的態度。之前的美國一直是維護世界的普世價值,一直在關注各國的人權問題、關注各國獨裁政府,以及對人民的迫害。但是川普上台以後,從最近他拒絕伊拉克等國的難民入境的行為來看、他已經不再關注世界上其他國家會怎麼樣,他僅僅想把美國自己搞好,而這就導致了,其他國家的自由受到侵犯的時候,美國政府可能不會像以前那樣出來為他們撐腰,為這些被打壓、被壓迫者說話。

因此我認為,一些留學生所謂的『提出嚴正交涉』,應該也與川普這樣的大背景有關。因為如果是在川普上台之前,尊者要去一所學校演講,遭到中國留學生的抵制,可能美國政府會幫助尊者、會幫助藏人行政中央、幫助這些學校,來對抗學生的抵制活動。但是川普上台之後,美國可能未必會管,甚至中共當局將這次活動攪黃了,美國政府不會進行交涉、也不會做任何的評論。所以說川普的所謂『孤立主義』政策,等於對中共集權政府對自由的打壓,成了一種姑息縱容默許的態度。

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的「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在抗議聲明中稱,已「迅速聯繫中國駐洛杉磯總領事館⋯⋯在等待總領館方面統一指示」。

張樹人:「為什麼學生要聯繫中國領事館,等待總領館指示?據報道,還有學生組織的一些成員反應,所謂的『學生學者聯合會』並不是獨立運作的,這些學生組織都是由中領館一手操控,他們根本沒有任何決定權。包括這些學生組織的會長、副會長的職責任命,並不是成員投票產生,而是由中領館指派。這些學生組織的領袖實際上是中領館的傀儡,因此他們自己無法做任何的決定,他們的一切抗議行為、他們的一切官方發表的任何言論,實際上都是中領館授意他們發表。

該聯合會還在聲明中寫道,「校方邀請達賴到訪的行為,不僅干涉了中國的內政,傷害了廣大UCSD華人學生學者的感情,更是給中國和這些國家的關係帶來了消極影響。」而美國佐治亞大學的中國留學生古懿則立即撰文強調:「作為並非該校學生但被強行代表的『無數中國留學生』的一員,我申明UCSD的決定沒有傷害我的感情,恰恰相反,我認為邀請一位具有世界聲望的宗教領袖前來討論生命和人性,這是一個明智的決定。」

古懿在這篇文章中寫道,「中國學生會聲稱達賴喇嘛尊者的訪問不符合學校尊重文化多樣性和各民族信仰的宗旨。然而,中國學生會對藏傳佛教及其領袖的詆毀,恰恰說明他們自己不尊重一種偉大文化和藏民族的信仰⋯⋯中國學生會『誓死捍衛祖國的完整』,然而他們捍衛的只是中共政權的完整⋯⋯那個曾經用戰機轟炸理塘寺的政權不是藏人的祖國,那個曾經用機槍坦克血洗北京街頭的政權不是中國人的祖國,那個元首家族的資金已經離案到巴拿馬的政權甚至不是獨裁者自己的祖國。中國學生會捍衛的不是任何人的祖國,而是一個多次分裂中國並殖民了西藏,不屬於任何國家的武裝團體。」

張樹人也告訴本台,他不認同校方邀請尊者便傷害了中國學生感情的說法。「而且事實上恰恰相反。他們在聲明中也寫,說學校這樣的做法,是不尊重學生們的言論自由、信仰自由。恰恰相反,正是所謂的『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的做法,才是侵害到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

因為在美國的社會中,任何人都有自由去信奉任何宗教,任何人也可以自由表達自己的宗教觀點和政治觀點,而不受任何的干涉。因此學校邀請尊者去演講,這完全在言論自由和宗教自由範圍之內。然而中國學生的這種抗議行為,實際就是打壓這樣的言論自由。而且這樣的情況僅限於中國留學生當中,因為中國政府對中國留學生的洗腦非常嚴重。

我舉個身邊的例子,在我的學校–昆士蘭大學,裡面有一棟樓被命名為『翁山蘇姬樓』,而且就是翁山蘇姬被緬甸政府迫害期間命名。但是那個樓被命名之後,並沒有看到緬甸的留學生進行抗議,但是反而美國在命名『劉曉波廣場』之前,很多中國學生所謂的『嚴正抗議』,說這樣的行為傷害中國人民感情。事實上這些人代表的也並不是所有的中國留學生,因為很多海外的華人,他們知道中共對西藏實際上是怎樣的,他們並不反對尊者,比如說我自己。

而領館控制下的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他們發表的這個聲明,等於說是把所有的華人學生都給被代表,但是很多人並沒有對尊者來訪的反感,比如說我自己等於被他們給被代表了。有美國的留學生古懿也已經發表聲明,嚴重的抗議中國學生學者聯合公,被代表他們這樣的行為。

古懿在這篇公開聲明中指出,「UCSD中國學生會在中文社交媒體承認,他們從向外國領事館那裡領取經費並彙報工作,向外國政府『舉報』學校的一次演講,併發誓在其指示下『強硬手段』破壞達賴喇嘛尊者的訪問,這表明他們完全不是自稱的非政治性學生團體,而是一個外國集權政府輸出言論審查的工具。同時,這也是一個相當危險的信號: 大洋彼岸的那只罪惡之手已經通過留學生伸到美國,正在破壞作為立國基石的可貴的自由價值。」

 

本訪談首發於挪威西藏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