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世間最珍貴的

從前,有一座圓音寺,每天都有許多人上香拜佛,香火很旺。在圓音寺廟前的橫梁上有個蜘蛛結了張網,由於每天都受到香火和虔誠的祭拜的熏托,蛛蛛便有了佛性。經過了一千多年的修煉,蛛蛛佛性增加了不少。 

忽然有一天,佛祖光臨了圓音寺,看見這裡香火甚旺,十分高興。離開寺廟的時候,不經意地抬頭,看見了橫梁上的蛛蛛。佛祖停下來,問這只蜘蛛:「你我相見總算是有緣,我來問你個問題,看你修煉了這一千多年來,有什麼真知灼見。怎麼樣?」蜘蛛遇見佛祖很是高興,連忙答應了。佛祖問到:「世間什麼才是最珍貴的?」蜘蛛想了想,回答到:「世間最珍貴的是『得不到』和『已失去』。」佛祖點了點頭,離開了。 

就這樣又過了一千年的光景,蜘蛛依舊在圓音寺的橫梁上修煉,它的佛性大增。一日,佛祖又來到寺前,對蜘蛛說道:「你可還好,一千年前的那個問題,你可有什麼更深的認識嗎?」蜘蛛說:「我覺得世間最珍貴的是『得不到』和『已失去』。」佛祖說:「你再好好想想,我會再來找你的。」 

又過了一千年,有一天,刮起了大風,風將一滴甘露吹到了蜘蛛網上。蜘蛛望著甘露,見它晶瑩透亮,很漂亮,頓生喜愛之意。蜘蛛每天看著甘露很開心,它覺得這是三千年來最開心的幾天。突然,又刮起了一陣大風,將甘露吹走了。蜘蛛一下子覺得失去了什麼,感到很寂寞和難過。這時佛祖又來了,問蜘蛛:「蜘蛛這一千年,你可好好想過這個問題:世間什麼才是最珍貴的?」蜘蛛想到了甘露,對佛祖說:「世間最珍貴的是『得不到』和『已失去』。」佛祖說:「好,既然你有這樣的認識,我讓你到人間走一朝吧。」 

就這樣,蜘蛛投胎到了一個官宦家庭,成了一個富家小姐,父母為她取了個名字叫蛛兒。一晃,蛛兒到了十六歲了,已經成了個婀娜多姿的少女,長的十分漂亮,楚楚動人。

這一日,新科狀元郎甘鹿中士,皇帝決定在後花園為他舉行慶功宴席。來了許多妙齡少女,包括蛛兒,還有皇帝的小公主長風公主。狀元郎在席間表演詩詞歌賦,大獻才藝,在場的少女無一不被他傾倒。但蛛兒一點也不緊張和吃醋,因為她知道,這是佛祖賜予她的姻緣。 

過了些日子,說來很巧,蛛兒陪同母親上香拜佛的時候,正好甘鹿也陪母親而來。上完香、拜過佛,二位長者在一邊說上了話。蛛兒和甘鹿便來到走廊上聊天,蛛兒很開心,終於可以和喜歡的人在一起了,但是甘鹿並沒有表現出對她的喜愛。蛛兒對甘鹿說:「你難道不曾記得十六年前,圓音寺的蜘蛛網上的事情了嗎?」甘鹿很詫異,說:「蛛兒姑娘,你漂亮,也很討人喜歡,但你想象力未免豐富了一點吧。」說罷,和母親離開了。 

蛛兒回到家,心想,佛祖既然安排了這場姻緣,為何不讓他記得那件事,甘鹿為何對我沒有一點的感覺?

幾天後,皇帝下召,命新科狀元甘鹿和長風公主完婚;蛛兒和太子芝草完婚。這一消息對蛛兒如同晴空霹靂,她怎麼也想不同,佛祖竟然這樣對她。幾日來,她不吃不喝,窮究急思,靈魂就將出殼,生命危在旦夕。太子芝草知道了,急忙趕來,撲倒在床邊,對奄奄一息的蛛兒說道:「那日,在後花園眾姑娘中,我對你一見鍾情,我苦求父皇,他才答應。如果你死了,那麼我也就不活了。」說著就拿起了寶劍準備自刎。 

就在這時,佛祖來了,他對快要出殼的蛛兒靈魂說:「蜘蛛,你可曾想過,甘露(甘鹿)是由誰帶到你這裡來的呢?是風(長風公主)帶來的,最後也是風將它帶走的。甘鹿是屬於長風公主的,他對你不過是生命中的一段插曲。而太子芝草是當年圓音寺門前的一棵小草,他看了你三千年,愛慕了你三千年,但你卻從沒有低下頭看過它。蜘蛛,我再來問你,世間什麼才是最珍貴的?」蜘蛛聽了這些真相之後,好像一下子大徹大悟了,她對佛祖說:「世間最珍貴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現在能把握的幸福。」剛說完,佛祖就離開了,蛛兒的靈魂也回位了,睜開眼睛,看到正要自刎的太子芝草,她馬上打落寶劍,和太子深深的抱著……

故事結束了,你能領會蛛兒最後一刻所說的話嗎?「世間最珍貴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現在能把握的幸福。」

量子,做好你的現在!

無意間,在關注某core逝世的傳聞時,看到了「薛丁格貓」這個有趣的實驗,於是讓我對量子力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之後又看了很多有關和量子力學有關的資料~~於是又看到了一個叫「量子自殺」的~~

大體就是說多世界理論,我們所謂的「死」只是時空出現了分岔,我們的主觀意識是永生的,它一直隨我們在活的那個世界中。。。在其他的世界中我們已經死了,我們的親友在為我們悲傷,但我們沒有感覺得到,我們的意識只能感覺到我們活著的那個世界~~

於是我想起了自身的一件事,在國二時,我因年少輕狂,不知天高地厚,招惹了一個高中部的童鞋,他很生氣,後果很嚴重,他在放學後把我拽到小樹林里教訓了我一頓,聽別的圍觀的同學說是看到他先是用釘鞋對我猛踢,然後又用甩棍猛擊我的頭部,甩棍還打飛了。。。

但是蹊蹺的是我卻未感到任何疼痛,頭上僅僅擦破了點皮而已。。。之後就「平平安安」的回家了~~然後自己也完全沒有在意。只是那件事之後我離奇的從年級100名跳到了年級前1、2名。但是也仍沒怎麼在意,「似乎」沒發現什麼不對勁,對於被那麼猛擊後未感到疼痛這個謎也沒有去深究。

當我看到「量子自殺」後,我突然被鎮住了。。。這多年前「蹊蹺」的事情似乎又重新浮了上來,並且這件事似乎找到了一個解釋,就是:組成甩棍的是一群符合薛丁格波動方程的粒子,所以總有一個非常非常小,但確實不為0的可能性,這些粒子在那一剎那都發生了量子隧道效應,以某種方式絲毫無損地穿透了我的頭部,從而保持我不死!當然這個概率極小極小,但按照MWI,一切可能發生的都實際發生了,所以這個現象總會發生在某個世界!在「客觀」上講,我在99.99999…99%的世界中都命喪黃泉,但從我的「主觀視角」來說,我卻一直活著!

一時間,我似乎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我居然在99.999999…99%的世界中已經。。。我的親友,所有愛我的人,他們都在為我悲傷。。。那個高中的同學可能已經坐了牢!簡直太可怕了。。。可他們殊不知,我的意識還在!只是在一個他們所未知的世界罷了!

一種想要回去的念頭油然而生,感覺我似乎有必要要回去!要回去見見他們!見見原先那個世界里關心我的人,告訴他們我其實沒死!確切的說是我的意識還在!叫他們不要再為我而傷心。讓那個坐牢的倒霉的高中孩子放出來。。。

可是,轉念一想。。。哎。。。這個過程似乎是不可逆的。。。時間是單行線,即便出現分叉也如此。。。從開始分開的那一刻,就已經再也回不去了,之前的那個世界,永遠成為了過去,成為了歷史,你所要面對的,是你的主觀意識所新來到的這個世界!

如果因無法面對新的世界而自殺,也是沒用,只會導致時間的再次分叉,你的主觀意識又到了一個新的世界。。。又有一個(確切的說還是99.99999….999%的世界,針對新的分叉來說)世界中的親友為你所傷心。。。你等於又傷了許多人。既然如此,為何不去面對呢?

如果量子力學中的多世界理論成立的話,那麼我們每個人主觀意識上感覺可能都是經歷了許多「九死一生」有幸存活,而還為自己感到幸運。。。事實上呢?不知已經在多少個世界死過許多次了。。。只是主觀意識很自然的由一個世界過渡到了另一個世界罷了,所以沒有意識得到。。。但畢竟這一切已經成了定局,無法改變。我們的主觀意識就這樣不斷從一個世界躍遷到另一個世界,意識總是永生的,而「世界」才是變化的~~

因此,我們要做的只有去面對!面對現在主觀意識所在的世界!把握好你現在的每一步!不要總是在意那些你不幸死去(丟失了主觀意識)的世界,那已經是無法改變的了。。。我們要面對的是、在意的是我們現在所擁有的、所能控制的,而不是已經失去的、不可控制的!面對現在的這個世界,盡量不要再去傷害現在這個世界中的親友、愛你的人!把握好你在現在這個世界中的每一天!

這不就是人生麼?

Come on!量子,做好你的現在!

【資料】生存還是毀滅(莎士比亞)

生存還是毀滅,這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

默然忍受命運的暴虐的毒箭,

或是挺身反抗人世的無涯的苦難,

通過鬥爭把它們掃清,

這兩種行為,哪一種更高貴?

死了;睡著了;什麼都完了;

要是在這一種睡眠之中,

我們心頭的創痛,

以及其他無數血肉之軀所不能避免的打擊,

都可以從此消失,

那正是我們求之不得的結局。

死了;睡著了;睡著了也許還會做夢;

嗯,阻礙就在這兒:

因為當我們擺脫了這一具朽腐的皮囊以後,

在那死的睡眠里,究竟將要做些什麼夢,

那不能不使我們躊躇顧慮。

人們甘心久困於患難之中,

也就是為了這個緣故;

誰願意忍受人世的鞭撻和譏嘲、

壓迫者的凌辱、傲慢者的冷眼、被輕蔑的愛情的慘痛、

法律的遷延、官吏的橫暴和費盡辛勤所換來的小人的鄙視,

要是他只要用一柄小小的刀子,就可以清算他自己的一生?

誰願意負著這樣的重擔,

在煩勞的生命的壓迫下呻吟流汗,

倘不是因為懼怕不可知的死後,

懼怕那從來不曾有一個旅人回來過的神秘之國,

是它迷惑了我們的意志,使我們寧願忍受目前的磨折,

不敢向我們所不知道的痛苦飛去?

這樣,重重的顧慮使我們全變成了懦夫,

決心的赤熱的光彩,被審慎的思維蓋上了一層灰色,

偉大的事業在這一種考慮之下,也會逆流而退,

失去了行動的意義。

且慢!美麗的奧菲利婭!——女神,

在你的祈禱之中,

不要忘記替我懺悔我的罪孽。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Whether 'tis nobler in the mind to suffer

The slings and arrows of outrageous fortune,

Or to take arms against a sea of troubles,

And by opposing end them? To die: to sleep;

No more; and by a sleep to say we end

The heart-ache and the thousand natural shocks

That flesh is heir to, 'tis a consummation

Devoutly to be wish'd. To die, to sleep;

To sleep: perchance to dream: ay, there's the rub;

For in that sleep of death what dreams may come

When we have shuffled off this mortal coil,

Must give us pause: there's the respect

That makes calamity of so long life;

For who would bear the whips and scorns of time,

The oppressor's wrong, the proud man's contumely,

The pangs of despised love, the law's delay,

The insolence of office and the spurns

That patient merit of the unworthy takes,

When he himself might his quietus make

With a bare bodkin? who would fardels bear,

To grunt and sweat under a weary life,

But that the dread of something after death,

The undiscover'd country from whose bourn

No traveller returns, puzzles the will

And makes us rather bear those ills we have

Than fly to others that we know not of?

Thus conscience does make cowards of us all;

And thus the native hue of resolution

Is sicklied o'er with the pale cast of thought,

And enterprises of great pith and moment

With this regard their currents turn awry,

And lose the name of action. – Soft you now!

The fair Ophelia! Nymph, in thy orisons

Be all my sins remember'd.

[轉]走進騰格里

走進騰格里(節選)

學群

  這是我第三次走進沙漠。每一次,沙漠總是讓我變得跟一個小孩子似的。

  先是騎在駱駝上往沙漠里走。就這樣,沿著沙地的起伏一路走下去,把身後的那個世界遠遠地甩在沙漠以外,甩掉人身上一切多餘的東西。

  晚餐就在沙地上進行。兩只饅頭,一瓶水,再加上一點取自沙漠的野菜,就這樣幾樣東西。麵包、水和鹽,人的生活,最基本德無非就這幾樣東西。幾千年幾萬年,真正支撐起人類歷史的,也就是這幾樣。

  晚飯之後,夜色漸漸從沙地的低凹處爬上來,漫過沙丘,將天空也浸入其中。這不是一般塗抹在物體上的黑色,這是幽邃深遠的晦暗,是億萬光年的未知領域。滿天星光在閃爍。多少年不曾見過如此繁浩的星光,彷彿天空把這麼多年的星光一齊拿到這裡來閃耀。

  暗黑中,身子下面的沙丘彷彿在不斷隆起,直到接近天空的高度。我彷彿是在地球的最高處,靜靜地、靜靜地面對浩瀚的星空。幽邃的夜空下,整張大地剩下來的就只有寧靜,原來這寧靜中有著永恆的東西。、

  月亮升起來。這曾在千里之外照亮過童年的月亮,在李白的吟詠里傳遞千年的月光,有著嫦娥和桂花樹的月亮。我們大老遠地趕來,來到沙漠中間,就是為了這輪月亮!

  就像沙漠一樣簡單地面對,面對月亮,面對天空,很多年不曾這樣靜靜地面對。天空是靈魂一樣的藍色,一輪明月就懸在靈魂中央。與身後無垠的宇宙相比,它是多麼渺小。可是從那裡傳過來的光輝,卻把大地照亮——對於我們來說,是這麼遼闊的大地。月光就像濃情的乳汁,在地面上流淌。這餵養靈魂的乳汁!

  月光牽動人最深處最悠遠的東西。早在生命出現之前,月光就已經牽動海潮;早在我們出現之前,月光就已經牽動母性的血液。現在,它是如此深刻地牽動我。我感到,我所要表達的,全都在那月亮上。你沒法把你心裡的東西說出來,月亮靜靜地把你要說的全部都鋪在你面前。你一動,就有一道道逶迤的線條跟著你。你每走一步,都把沙漠、把大地的起伏、把遍地月光牽動。

  在我駐足的沙丘上,月光顯得特別明亮。明晃晃的沙地上,一隻甲蟲爬過的痕跡顯得格外醒目,六條腿,每一條都拖著一道帶痕。在我的眼裡這就是一部沙之書,一部自然的聖經。在這裡,一隻蟲子的吟詠,一縷風,一一株草,還有這充騫天地間的寧靜,都帶著哲人的意味。

  沿著沙地的起伏往回走,人類的世界在地平線以下閃爍。城市就像大地上吵鬧的星群。我知道,我還得會到那個世界里去,用自來水沖洗身上的汗漬和沙粒,然後把襪子和鞋穿上,用漢堡包、用啤酒填滿腸胃,用燈光和電視照耀空余的生命。我沒有辦法像那些蟲一樣一直生活在這裡,不能像一根駱駝刺把根扎在這裡,甚至不能像一匹駱駝。我只能回到剛剛詛咒過的物資中去。不能留下,就把這裡的天空,這裡的沙漠,這裡的夜裝進胸間,帶回去,讓它照亮我的精神,讓靈魂有一個呼吸的地方。

(轉自「2011年普通高等學校招全國統一考試(福建卷)」語文試卷;原文摘自《生命的海拔》,有刪節)

【轉】ifttt多圖詳盡體驗(附3枚ifttt邀請碼)

首先呢,我也是剛得到了邀請碼開始玩ifttt,然後準備寫篇文章來談談體會~~可是由於挺忙。。。所以呢就決定轉一篇別人的體會~~反正那篇文章的體會和我的體會也差不多~~

然後報下原文地址:http://www.softinn.org/ifttt/

另外我手裡現在還有3枚邀請碼,想要的請在下面留上你的郵箱,我會給前3個留的發過去~~

一、ifttt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其實就是“if this then that”的縮寫,該站的樂趣就是在於由this觸發that,即如果條件A發生了,那麼就觸發B事件的發生,廢話少說,大家直接往下看吧(官方網站傳送通道)。

二、ifttt多圖體驗

以遵循“如果軟件志的feed更新那麼就發送通知到指定email郵箱通知”這條事件觸發到結果的全過程為例,為大家演示if this then that的實用指出!

1、點擊“Creat a task”開始這個觸發:

2、點擊大大的“this”按鈕開始設定觸發條件:

3、到了這一步,我們會發現,原來支持這麼多的觸發條件:

 

我們這裡就選擇“feed”。

4、進入“New feed item”,填寫好feed地址:

 

然後點擊“Creat Trigger”進入下一步。到目前為止就已經完成了this的設置。

5、接下來就是對that進行相應設置了,點擊大大的“that”進行相關設置:

6、原來通過feed能觸發這麼多結果:

 

這時候我們就選擇email。

7、選擇“send me an email”進入下一步:

8、設置接收更新通知的郵箱地址以及通知郵件的格式:

 

點擊“Creat Action”創建這一觸發任務。

9、最後,我們可以為該觸發任務添加任務描述(填寫在Description一欄內)【可不填】:

 

最後點擊“Creat & turn on”按鈕完成該觸發任務的創建並開始運行該觸發任務。

10、最後我們就能在觸發任務列表頁面看到剛剛建立的這個任務了:

 

我們可以刪除、暫停、編輯以及檢查該任務。

三、如何獲得ifttt邀請碼

2、去官方網站申請,申請地址為:http://ifttt.com/signup_beta

另外,也可以留言和大家分享你是如何玩轉if this then that的!

 

【然後我再補充一點:使用google voice的號碼可以成功激活ifttt的call phone通道~~有興趣的可以試試~~】

轉發某篇伸冤書(謝絕跨省)

尊敬的領導:您好!我叫趙輝,今年27歲,家住河南省商丘市夏邑縣段小街。我以前很不懂事,媽媽催我結婚我總是不答應。今年才答應媽媽要結婚了,媽媽很是高興,商量著給我蓋房子。去河南省商丘市夏邑縣城關鎮政府提交蓋房申請,城關鎮政府百般推諉,不給回復,讓我媽去縣政府問問,我媽很是著急,為了不耽誤我的終身大事,我媽就書寫了一份申請書,報給縣政府有關領導,希望他們能解決我們的蓋房問題。縣領導回復,讓我媽媽耐心等待,盡快給我們一個解決辦法。 3月8日,一大早我們全家都去上班了,就剩媽媽一人在家,操持家務,晴空霹靂,中午11點左右,我哥哥給我打電話告訴我媽媽被關押在城關鎮派出所,我趕到派出所見到媽媽時,媽媽已經不能說話了,外貌更是慘不忍睹,半張著嘴,呼吸困難,面部多處瘀傷,脖頸隱約有被掐過的痕跡,當時,有5名警察圍在我媽身邊,於是我就問民警,是什麼原因把我媽媽帶到這裡來,是誰把我媽媽帶來的,我媽媽怎麼會這樣,他們不搭理我,然後我就說我媽媽都這樣了怎們還不送醫院,於是他們斥責我說:「你怎麼不知道我沒打120」,大概5分鐘之後「紅十字醫院」的急救車才到城關鎮派出所關押我媽媽的地方(紅十字醫院距離城關鎮派出所步行只需要3~4分鐘),只有我和一名戴眼鏡的警察用擔架抬上救護車,其他警察袖手旁觀。趕到醫院送進搶救室,這時我嫂子也趕到了醫院那名帶眼鏡的警察說:「你們都別進,這事你們不要管了」,然後我們就在外面等候。當時我腦子一片空白,一會兒我看見媽媽,被推出急救室,我慌忙去大門旁找我嫂子,詢問醫生後得知媽媽被送到了2樓,等我倆趕到2樓,還沒來得及看媽媽一眼,就聽到一聲詢問那個帶眼鏡的警察要不要轉院,那個警察說:「轉院」,我轉眼看了一眼媽媽,媽媽當時半張著嘴,嘴唇發紫呼吸更加困難,等我趕到人民醫院的時候,主治醫生似乎有拒絕接受病人的意思,並告訴我你媽媽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讓我做好心理準備,當時我下意識的看了下時間,已經是中午12時左右,醫生就告訴我們你們母親心臟已經停止跳動,我們盡力搶救。大概搶救了半小時左右,宣告死亡。
事後得知,上午9點左右有4名警察開著一輛警車來到我家,沒有任何傳喚文件,要求我媽媽去派出所,我媽媽拒不同意,然後其中一名警察打了一通電話後,強行把我媽媽拉上了警車,我媽媽要求回家換一雙單鞋,換完後又被那四名警察連拉帶拽押進警車,當時那四名警察並未通知家屬。試問,你們在沒有任何傳喚證,拘捕證等任何文件,有何權利限制一個老百姓的自由,我們至今都不知道媽媽犯了什麼法,已經到強行拘捕的地步。我大姨得知我媽媽被派出所強行拘捕,先我們一步去到了派出所,然而現在我大姨也不知道被他們私自關押到了哪裡,失去聯絡,至今已經56小時,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我們不服,於下午2點左右伴隨我爸爸帶著媽媽的屍體去城關鎮派出所討要說法,到達地點,派出所早已人去樓空,大門緊鎖,城關鎮政府,縣政府也是大門緊閉,空空如也。期間沒有任何人過問此事。3月9日,凌晨2點多,在我母親屍體停放處,突然湧來10余名人,不知是何身份不顧我和我們全家人的阻止,強行帶走母親的屍體,我們繼續追趕,豁出了性命才在距城關鎮政府10來米的地方攔截下來母親的屍體,為了尊重亡人我們決定就在那搭起靈棚,陪伴我母親。然後我們看到源源不斷的人湧來,在我們對面監視,凌晨4點左右,突然間有兩輛大巴和10來輛警車停在我母親那裡,我和我哥頓時被200余人包圍,毆打撕扯,搶走了我和我哥身上的錢包﹑手機和拍攝有搶奪屍體照片的數碼相機,我和我哥的眼鏡,我們就看不清東西了,隱約看到這200多人有的身穿警服,有的是便裝,然後我倆被強行塞進2個警車,駛進城關鎮政府大院,扣押了8個小時,期間滴水不供,被四人分別鎖住了雙腿雙手,絲毫不能動彈,我媽媽的屍體不知趨向,期間我爸爸被人群衝散,不知道趨向,至今不知下落這一切都是城關鎮黨委書記畢明德指使,我想請問作為一個鎮政府的黨委書記你有什麼權利扣押我父子3人?我的父親也在這天凌晨4點多的時候不知道扣押在什麼地方,到現在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古語說百善孝為先,在最需要我們盡孝道的時候,我們卻被扣押,母親屍體不知趨向,這讓我們情何以堪,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希望領導能為我們伸冤。
3月9日早晨,我們家的老人,去城關鎮院內找書記畢明德質問扣押我倆的理由,畢明德早已沒了蹤影,無一人問津,直到10點他們才找到一個負責人孟鎮長,百般哀求,放我倆出來盡孝道,孟鎮長才說我私自放人,隨後就出去打了一個電話,便失去了蹤影,到12點,才從新找到了孟鎮長,放出了我倆。我們回到家以後,母親的屍體已經被擺放在我家。我詢問我嫂子才得知,母親的屍體是在凌晨5點左右被一人騙開我家大門,200多人直接衝進,不顧我嫂子和我妹妹的阻止,不斷恐嚇半小時之久,我嫂子和表妹傷心過度,失去了知覺,這200余人趁機把屍體放在屋內,然後退出並包圍我家所有出口。截止到目前,我家所有親屬的通訊設施全部被監控監聽,我們已經沒有了任何辦法,只能求助網友來幫助我們,我們所發的帖子全部被刪除,唯一的途徑也被他們切斷。 這封信是通過非常艱難的途徑才傳到您手裡,希望您重視。以上句句屬實沒半句虛言。我的電話: 15837041508

現在的什麼社會竟然還有如此的事情 兄弟姐妹們 各自想辦法 把這信傳到各地媒體各地記者手裡 再慢慢傳到國家主席那裡!!!

紅色歌聲獻中華

今天是中國共產黨成立90週年紀念日。

為了紀念這個偉大的日子,我特意親自唱了三首紅歌,作為對共產黨的生日獻禮!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社會主義好: